阿栩/阿木习习
呷飯皇帝大

【韩叶】北十字烈焰 1

好久不见,新尝试ww

- 幻想元素,人类斗争,世界存亡之战

- CP仅有韩叶,其他人友(基)情向,自由心证……


──


喻文州坐在书房写字,窗板底下开了点缝隙,风窜进来,蹭得手心一阵一阵凉。他一时恍惚,那风却于此刻猛烈起来,将好几张纸吹落地上。正欲弯腰去捡,他却突然回心转意,眯起眼,身体倾前探了探窗外。


他起身,穿越廊道往大门前走,几乎与此同时门铃响起来。


门外的小伙子双手插在帽T的口袋,上半身包得严实,低头站着。喻文州将门打开,他也垂着脸毫无反应,尽管早有预感,实际看见他喻文州仍是愣了下,唤道:“少天。”侧身让他进门。


待门关上,喻文州转身,黄少天才拨掉头上的帽子,冲他眨了眨眼,环看房间四周:“队长你这里环境真清幽啊不错不错,就是远了点,害我得赶出租车来,哎你这是一个人的房间吧怎这么宽敞,别告诉我床垫底下还藏了女人……”


喻文州微笑,靠着墙壁打量他,“这里没有别人。”


黄少天点点头,像突然松下肩膀似的坐进沙发,身体向后仰得愈来愈深。


喻文州从厨房倒来两杯温白开,放在他面前茶几,于靠近的单人沙发椅上坐下。“怎么了?”


黄少天仰躺看着天花板。

“叶修回来了。”


喻文州一阵惊讶,然而脸上表现出来的,也就是眉毛些微挑起的程度。“怎么知道的?”


“感觉到了。”黄少天突然直起头来看向他,眼睛隐隐含着不稳定的波动,像有海潮在里头汹涌,泛着深蓝色,“我已经这个状态好一段时间了,你没有任何察觉吗?”


喻文州静默,黄少天的力量和他差距可大了,如果黄少天只是一些身体不适的程度,那他很可能便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像叶修刚走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但两个人实际上已经好久不见,对方也许一时忘了这事也说不定。喻文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茶杯,道:“如果他真回来了……这世界肯定要不平静了。”


“何止不平静,”黄少天瞪大了眼,“那么多年他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到了哪去,干了些啥又发现了啥,说实话吧,不论他带了什么消息回来,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你真不想知道吗?”


黄少天身体一震,表情几乎是难以置信。


“你不怀念吗?那些尽情释放本我的日子。”喻文州没看他,而是看着窗外,语气平静,“我以为你更想念战场。”


黄少天表情僵硬。“然而已经输了,”他说,“这股力量已经输过一次,输给了这世界。”

“我觉得现在这样没什么不好。”

黄少天抓起茶杯,仰头一饮而尽,神色恢复了些许镇定。


“就是叶修那家伙还想干啥,”他向后坐倒,看了看窗外,“只有老韩肯陪他疯了。”


市区广场上,一名男人双手各拿着一支冰淇淋,却没有吃的打算,一个落单的小女孩站在一旁直直盯着他。

“你是在看这冰淇淋吧?”男人说,“想要就给你好了,别老盯着人看。”

小女孩欢天喜地指了指他右手那支,葡萄兰姆口味。

男人递给她,“道谢呢?”

“谢谢叔叔!”

他对小女孩笑一笑,眼珠忽然闪现蓝宝石一样的光泽。

“哇!”小女孩惊呼。

“哎呀,都在这儿干啥呢?让你别和陌生人说话!”显然是小女孩的妈来了,拉着女儿先退远几步,再看了看她手中冰淇淋又看了看男人,“不好意思啊,是您买给她的?请问这一共多少?”

男人笑着摇了摇头,“多的,不用了。”

“妈妈,那位叔叔眼睛是蓝色的!”小女孩迫不及待地告知。

母亲狐疑地看了男人一眼,“哪里是蓝色的?明明和大家一样都是黑色,你别胡说。”她又忙不迭地对他道歉又道谢,最后牵着小女孩离开,女孩不舍地转身不停挥手,妈妈对她灌输教诲,“以后你课本就会学到啦,有蓝色眼睛的人,我们管他叫作‘蓝星’……”


叶修盯着那对母女走远,声音渐渐转小,背后方向有人戴着高礼帽走来,他无须回首看便道,“冯主席,看您没啥变我就安心了。”

“能有什么改变呢,”那年长的男人站着,摸了摸下巴呵呵笑,“都是经历过那时代的人嘛。”

叶修将手里所剩的一支冰淇淋递给他,那东西经过了几分钟竟毫无融化的迹象。

“对你来说倒是不如从前了,”冯宪君不急不缓隔了一段距离坐下,舔舐起冰淇淋,“这世界居然能见到阳光,且如此和平。”

“看着挺好的。”

“你还是一样,一边笑着一边说违心之论啊。”

“这阳光确实挺好的,景色很美,”叶修说,“但这儿依旧没任何改变,虚伪的和平。”

“很高兴看到你回来,”冯宪君说,“虽然从来没人相信你死了。”

“谢了。”叶修笑道。

“你知道见了我代表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公式化,带着捉摸不清的距离,“你回来的消息,你接下来的行踪,从此就瞒不住‘那些人’了。”

叶修笑而不答。

“然而你还是选择第一个见我,”冯宪君也圆滑地说,“这是有话要传给他们?”

“嗯,主要是想亲口告诉你,”叶修顿了几秒,抬头看着顶上摇摆的树丛,斑驳破碎的影子撒了他一脸。他不带玄弄地道:“这世界会陷入第二次黑暗时期。”


风大肆将树林吹得晃动。

“你不相信也行,”叶修起身,“我一样会采取行动。”

“我从来不会不信你,”冯宪君压低并旋转了下礼帽,“但你也总惹来最多头痛和麻烦。”

叶修点点头,“那可得追上速度啊主席。”


“叶修,”冯宪君叫住他背影,“无论怎样,平安回来就好。所有人都等着你。”

叶修只是抬手挥了挥。

你见了文清没有?本来冯宪君还想问,然已错失最佳的喊话距离。


午后阳光猛烈,公园内到处有人就着荫凉处席地而躺。叶修盯着这一片亮晃晃的景象,神情锐利,忽地有些耳熟的笑声传来,空气微乎其微的震动,反倒让他呆了呆。

是刚刚他让渡了一支冰淇淋的小女孩,正坐在草地上和母亲嘻笑玩耍。嘴角边还残留些许奶渍,不畏强光来回奔跑,和一番闪耀的画面特别融洽和谐。

他确实还是错失了一些东西,在他不在这儿的期间。

那位母亲,拉着小女孩离去时是这么对她说的。

──那些‘蓝星’是只存在于黑暗时代的人哦,力量据说要比我们一般人不知强多少倍。

──如果他们之间任何一个还活着,至少也超过一千岁了呢……


叶修当晚一路驱车至山中,这交通工具长相也和以前不大相同,他本还不确定使用方式,幸亏一切仍靠魔力驱动。物是人非,世间的光景经过漫长演化早和记忆中不同,只有那未经开发的山林还保有一股悠久之气。

体内不断涌动的力量告诉他,就是这儿,星空几乎要垂坠至山岭,曾经村落唯一的天气轮之柱耸立于此,高高的柱顶彷佛能直通银河,当时所有人相信,这是最接近一切力量之源的地方,也是深受北十字星庇护之处。

天气轮已被平坦的台面取代,这里竟盖了间旅舍,天台上有几架观星仪器。他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怀想过去种种事迹。


先于魔力而来的是呼啸声,划过山间听来特别尖利,空气凝结一般紧绷,是力量发动前强制开启的结界。拳风一样的能量打穿他右侧发梢,却又绕了个弯,直冲他正面而来,叶修启动半圆顶防护罩,瞬间正方后方的冲击全轻轻松松弹了回去。


叶修转向后方,从天台入口走来一个男人,无论外貌怎样改变,他靠力量波动就能认得。


“一千年不见,一上来就这么激烈啊,老韩。”

“试试你是不是冒牌货。”

男人走近到仅剩几步的地方停下,雕刻一般锐利深邃的眉眼直盯着他。“你都算好了时间。”


“因为正好就是一千年,世界轮回的周期。”叶修说,“不出我所料,你这是也老了十岁左右啊?”

同为经历特殊能量觉醒的“蓝星”,寿命是一般人的百倍,力量愈强,老化速度愈慢。他俩分开时年龄相当,魔力程度差不多相等,故重逢时看起来也没有岁数差距。

“我一直在找你。”韩文清说。


叶修轻笑,“但你没认真找。你压根就不信我有挂掉的可能。”

“你又知道。”

“依你这积累的能量,真爆发出来想找,整块大陆都要被你劈成两半吧?”


“你以为只有你感觉得到我?我也一直看着这里。”叶修说,“你很确定我还存在,你也同样确定,存在的地方并不是这一个世界。”

韩文清大步上前,紧紧抱住他。叶修动也不动地任他抱着,敛下双眼越过他肩膀看着地上彼此的影子。什么也不问,什么都先不说,这是最熟悉信任的人之间安稳亲密的魔力交流。然而,经过久别重逢的情感冲动,这个拥抱就开始有些尴尬起来。

韩文清一声不吭地放开了他。


“怎知道我在这里?”

“感觉。”叶修耸肩,“我以为你一发现我回来就会来找我,显然还是我把气息藏得太好了,察觉不到座标。”

“……”韩文清无语,“不过是运气。我只偶尔借宿这里,剩下时间都在大陆各地漂流。”

“哦,你现在在干啥?”叶修饶有兴致一问。

“……摄影师。”


果不其然没体验过都市现代化生活的前任同伴哈哈大笑,直问那都是啥,韩文清一阵恼怒。


“因为能到各种地方去,”韩文清转身准备下楼,叶修赶紧跟上,就听他语气平淡:“没人知道你会在哪里突然跳出来,开口就说自己回来了。”


──


这文韩叶以前没在一起过,亦即此刻开始伴随剧情慢慢走在一起,共患难的爱情,唯一保证就是HE……

看看我能搞多少吧2333


 
评论(11)
热度(112)
© 逆流想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