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栩/阿木习习
呷飯皇帝大

【韩叶】夏末

处于某种心情转换期,写点不一样感觉的东西其实就是真情流露

短篇一发完~


————————————————————


接到叶修抵达机场的电话时,韩文清正坐在接驳小巴上,周围还有其他前往相同目的地的旅客,他们的行李堆置在车厢内座位旁、走道上,跟着所有人的身体摇摇晃晃。

叶修在电话里说他真累,语气却还是那么悠哉,怕不说韩文清就不知道似的。

韩文清说快到了,你找地方坐一下,公共区域的椅子我都看得到。

老韩,我想抽菸了。

……我去吸菸室找你。

叶修听着他妥协的语气,无可奈何终又下达批准,在电话里忽然就笑了出来。

笑声不大,却放松清澈,明净得像能渗入韩文清心里去。

韩文清也笑了,轻轻的鼻息被叶修精准捕捉,一时间两人拿着电话都在猜对方此刻是什么表情。

出境大厅到了,车上的提示灯亮起,每个人都忙着搬拖行李,人贴着人、行李贴着行李,鱼贯地在走道间拉出一条队伍,两手空空的韩文清一时间反而挤不进去。

手机又显示一条新传来的讯息。

──还没到啊?

这都还没过去十分钟,看来不是无聊至极,就是时间感受性去国外一趟被搞坏了。

韩文清没拆穿他,却是没能控制自己微扬的嘴角,坐在位子上,慢慢把回覆输入进去。

──很快就到。


机场大厅的地板似乎愈来愈光滑了,皮鞋摩擦着却没发出太大声响。韩文清踏入候客区的时候,一下子就在人满为患、各式认亲牌子堵塞视线的座位区看见了叶修。叶修显然也发现了他,懒洋洋地靠在一个边边座位里对他挥手。

拉了一半拉链的国家队外套略宽松地包覆着叶修的手臂和半身,一个多月不见他似乎瘦了,颇有些在国外受了消耗折磨的迹象,幸好虽覆着疲态,神采依旧奕奕。韩文清一手拎了他的行李,对他伸出手,想不到叶修握是握住了,却没用半点力气,完全不打算靠自己站起来。

韩文清一下子有些僵硬,快速扫了眼四周,对他催促道:「别闹。」

叶修不在乎地:「慌什么,大家都忙着呢,哪有闲功夫往这小角落看。」

他捏着韩文清的五指,对这枝微末节的肢体接触突然起了莫大兴趣似的,端详着左看又看,一会儿才终于有些满足:

「老韩你啊……」

怎样?韩文清拉着总算肯挪臀的他站起,叶修的身体比想像中要沉,差点就要往他身上栽。看来整个人确实精力耗尽了。靠近的时候闻着叶修身上丝毫没半点烟味,也不知是不是从挂电话开始就一直坐在这儿。

两人的手还悄悄握着,再久一点可就真的引人侧目了,韩文清突然意识到这还在公共场所,一撇头就瞥见叶修脸都要贴上来似地近距离笑看着他,很是得意。

韩文清板了下脸,没成功,所想的那一点事也被这个笑容吹散了去,他在电话里猜了几次叶修笑出声时是什么模样,但都比不上此刻真实的一眼对视。

能被看出他心情喜悦,他也能看进对方眼底欣喜的。

「你刚刚说我什么?」韩文清把话题拉回来。

「你好像瘦了点,看上去更年轻,更帅了。」叶修跟在他身边,两手空空,简单地插在外套口袋里。

「再怎样也不会比你瘦了。」


一回到停车坪,钻入车内,叶修便放倒了副驾座的椅子,倒头就睡,丝毫不用韩文清提醒交代。韩文清不过载过他几次,叶修对这台车熟悉得倒挺快。

广播里全是路况交通的转播,被调小的声音流过整个狭闭空间,叶修睡得很沉,窗外的光投照在他侧枕的后脑袋,让他安稳的眼睑留在阴影里。韩文清越过他身体把遮光板贴得更牢些,天气非常好,阳光晴朗。

他们要一起去一趟短短的旅行。

不长,只是在旅游景点的饭店度过两天,叶修一下飞机就启程,这是他们在电话和视讯画面里说好的。

算一算,两个人认识了很久,但真正交往却捱到这家伙宣布退役时,还没过上几星期的甜蜜相处期,叶修又被征召成为国家队领队,一下子便分隔两地。

虽然不影响感情稳定,但整个夏天确实没什么机会相处,因而此时久别重逢,在忙碌的训练期中各自挤出一点空隙、踏上行程,犹如还延续着刚交往时的心境,有些畅快、通透,带点恍然大悟,无惧无畏,彷佛人世间还剩下这么一个能够相依走完的同伴。

车子有点儿堵,还存着几百里的路程得开,他们陷在长长的车阵中,不时听见前后催促的喇叭声,急急凑凑,敲打在玻璃窗上。



开下高速公路,进入风景区的城镇,叶修很有默契地随着慢下来的车速醒了。

「还剩多久?」他睁眼看看,反应也快,向前弯屈身体,贴近挡风玻璃的姿势观察着窗外。

韩文清觉得他这个无意识的举动有点可爱,却只是稍稍弯起嘴角,声音平常道:「二十分钟。」

叶修似乎看了他一眼,待韩文清有机会看回去时,叶修虽然坐回了位子上望着前方,神情里却是说不出的安然,含着些历经风浪后的沉淀,加上半梦半醒间,似乎还微眯着眼处于迷蒙而愉悦的梦里。

红灯号志变色仅剩倒数,韩文清飞快横过身体在他脸上吻了一口,随后驶出车子,速度平稳如常。


山中是避暑胜地,民宿林立,韩文清和叶修提着各自的行李进了装饰简单温馨的接待厅,房客不多,交付住宿金收了房卡后,负责给他们带路的小妹突然说:

「两位的手都好漂亮。」

两人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还是叶修随即微笑接道:

「妳也很漂亮。」

小女孩笑开了,说她成天在旅馆忙着粗活,特别会留意别人的手,因为自己的已经糙得不堪,不忍卒睹。

「我们是职业上需要,特别保护手指,」叶修见她不认识他俩,也不讳言地解释,「小心翼翼,就算现在是生涯晚期了也要让它漂亮到最后一刻。」

女孩没有追问,以为他们是体育竞技的选手之类,听到后话却依旧掩不住惊讶:「晚期?你们看起来这么年轻!」

「我觉得是愈活愈年轻了。」叶修笑着回应,转头征询旁人意见:「对吧?」

那人没开口答覆,却是肯定的意思,姑娘见他俩眼神默契,也不再打断,将人领到房门前,确认设施配备都没问题后,便简单行了个礼告退。


韩文清看着叶修把行李摊开,拿了几件衣服出来,把盥洗用品也预先丢到桌子上,随后便关了行李箱盖子,感觉颇为新奇,约莫是这一个多月来在国外养成的懒人习惯。

「你在机场突然看了半天,就是想到手的事?」

叶修已经侧躺于床,单手支撑着半身,闲散地靠在枕头上和他说话,「你还记得啊,我就是突然想到,对战十年了却还没仔细瞧过。」

那是当然,他们不曾站在彼此背后,不曾观察过对方飞舞在键盘上的手指。但只要稍加细瞧,就会惊异于对方手指保养得谨慎与完好,以及那些有形无形的、和自己一样经历的轨迹。

韩文清示意叶修把手伸出来,替他五根手指作起了手操。叶修比他矮一些,手却比他更修长,形状更漂亮,想到这双手一生都会尽其所能地保持它的完好,他不禁也觉得这一副漂亮的手指并没有生错人。

「这么体贴,」叶修笑,任凭韩文清替他服务:「果然还是别人按摩得舒服,以后出国一趟回来就交给你了。」

「想得美,等会儿轮到你做。」

叶修也没有异议,两人调换了身分后,他却没认真施加力度,形式主义地十只手指捏了一圈后自然而然放下,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中间床上。

「出国一趟,你是不是变得更懒了。」

「反正重点也不是什么手操,」叶修已经仰躺在床上,偏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那么讲究过程了老韩?」

韩文清翻身覆上去,做了他们度假第一件总会做的事。开始时他还有些犹豫,但叶修睡了几小时后精神似乎恢复大半,两个人的呼吸在紊乱中也渐渐投契起来。最后他贴着叶修汗湿的发丝,听见怀中人再度低声咕哝又困了,韩文清被他传染了睡意,也低声回道睡吧,两个前任及现任战队队长特没原则地维持着裸身睡一块去了。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晚餐时间。



民宿晚上提供的是西式套餐,有浓汤有肉排,韩文清本来觉得他在国外吃这些都腻了,作为接风应该找个道地点的中式馆子,但叶修把面包撕成两半的熟练架式,看起来竟还有模有样。

韩文清觉得叶修再怎么否认,出国一趟还是变得有些不一样。他们交往不久的时候,叶修刚退役,曾经在兴欣客座霸图的时候来Q市一趟,他早就把兴欣的事务移手、准备回老家去了,这一次随行目的全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韩文清都讶异他这种举动,正想着该怎么跟他说这不太好,叶修却早就知道他的想法似的,站在选手通道里对他说:

「我就想看看在观众席上看你打比赛会是什么样子,」他笑道,还是那种上衣衬衫不扎入裤口的不修边幅装扮,这次甚至连战队外套都不披了,一手插在裤袋里很是轻松:「以后不会有这种机会了。」

叶修扣上一顶帽子,除了两队选手外不会有人认出他来,恐怕无人能真的理解他就这么选择退役了,包括对和他的十年对战有特殊感情的韩文清,他看起来不再顶绕着光环,却放下得十分干脆坦然。叶修对他露出微笑,却不再并肩一起走向战场、而是转往通至观众席的阶梯时,韩文清胸口有一阵踏空的感觉,好像真正意识到失去了什么一般,但叶修才走没几步,又突然回过头来,笑吟吟地问他:

「老韩,如果霸图粉丝知道今天我和他们一个阵线的,你说会不会怎样?」

「大概会对你失望,原来你也是个叛徒。」

叶修笑着把帽子压得更低了些,背过身去对他挥手,爬上通往霸图应援团大本营的楼梯:「今天我不代表兴欣,而是我自己而已。」

代表我个人,希望你一切都好。

刚刚那若有所失的感觉在短暂之间又被填补回来,十年来叶修向他证明了很多事情,方才那一瞬间也是,叶修表达了无论以何种形式,他对韩文清永远支持的立场。

他不也是如此吗?

不论叶修站在舞台上,或回归到平凡生活之中,他也仅只是希望他一切都好。


「在想啥呢?」叶修敲敲他面前的桌子,切了一块自己的小羊排,接着看准了韩文清盘子上某只鸡腿,在对方没有特别表示反对的前提下,用刀叉迅速交换了过来。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没有谁一定要听谁说话的气氛,也没有谁主导话题的方向,大多随兴所至,轮流掌控话语权,像现下察觉韩文清岔了神,叶修也不会表示半点不悦或催促,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打发时间,随后就自然而然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了。用叶修的话说,韩文清若有所思的表情还是很有意思的。

「想你在国外怎么学了这么多新花样。」

韩文清面不改色地将他的羊排多叉了一块过来。

「原来你有听进去啊,」叶修直到方才都在分享国际赛时见识到的新招式和分析破解,现在国内外交流多,能供参考的顶尖赛事密集,荣耀的战术打法也愈趋多元,韩文清和霸图对此研究当然不落人后。叶修一提起,两人经验同样多,有默契,观点也多处相同,聊得就多了。「很关心我厉害到什么程度?」叶修挑眉。

那是当然的,韩文清对国家队每一场赛事都不曾遗漏,少数几次这家伙上场时,他更是习惯性盯得更仔细,想看出叶修是否有任何一点变化。每一次赛后叶修出现在视讯镜头里,他感觉到彼此都有想谈论比赛的欲望,但能够说上几句话的时间宝贵,一看见对方的脸,话题又变得琐碎而无关紧要,有一次叶修明显有些困倦,话不多,叼着根菸对着萤幕笑说老韩你就这样看我一眼也乐意啊?韩文清回击道每天都记得开镜头的不知道是谁,叫他早点洗澡睡觉,不久后也确实就关了。那一次两人各留在椅子里,看着逐渐暗下的屏幕,都意识到自己有点傻。

因此,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针对比赛内容畅谈,两个人说着说着,皆不禁产生了想切磋一把的热情,可惜这是山中地区,民宿大厅虽有网路,却没有可插荣耀帐号卡的配备,只得作罢。韩文清拉着叶修饭后到外头的步道走路,山里天色暗得快,凉得也快,叶修借口伸进韩文清外套口袋里搓搓手,漆黑让身体碰触的感觉更为清晰敏锐,也产生了更加亲密的作用,他们贴着彼此,走下小坡,绕了一大圈才回到民宿。


那天夜里韩文清梦到了刚在一起时的叶修,他拿下联赛最后一次冠军后没有留恋,告别得非常洒脱。但他回老家前特地来一趟霸图主场观赛、表明支持态度的举动,又像在说他从未离开过。韩文清那时觉得自己看见了虽卸下光环,却特别真实而态度坚定的叶修。

然而,短短几星期内事态万变,叶修代表国家队回到了这个舞台。虽然不曾失去关心,但得以真正地再度参与荣耀竞技的一切,那些光芒彷若又重回叶修身上,是韩文清最熟悉的他,十多年来自信又耀眼的他。

彷佛本该如此,这个人终将拥有他应得的、属于他荣耀的一切。

但韩文清也丝毫不担心有朝一日将归于平凡。

他彷佛已能看见他们一路同行后的终点──

而这不过是从他们开始交往一个多月至今,在短短一个夏季内所发生的事。



隔天他们用完早餐,叶修说要回房一趟,让韩文清到外头的露天咖啡座等他,山里有晨雾,风一来时会笼罩整座民宿花园,一些早起的房客都在这悠闲地享用茶水等待。

叶修随后来了,神情却有股说不上来的别扭,彷佛隐藏了什么,又彷佛不知如何开口。最后韩文清发现他放松姿势有点奇怪,看了看,直问道:「你手里拿什么?」

叶修好像在等他这句一般,摸了下鼻子,把一方形盒子缓缓推到了桌子上。雅致的缎带点缀了盒子边缘,透明的玻璃纸底下能看出几块巧克力的形状。

「我不知道能给你带啥回来,」叶修看了他一眼,又很快低下视线,动手拆解起包装,「一起采购纪念品时,大伙都说来瑞士买巧克力准没错……」

说着自己先取了一颗,放进嘴巴里嚼了嚼,握住摆好的茶杯灌了口,口齿含混的说:「味道凑合?」

韩文清也有样学样,拿了一颗放入嘴中,咬几下切割成小碎块,突而凑过身去,越过小小的圆桌,将弥漫开来的苦涩和香甜渡到另一人口中。「凑合。」

叶修很是吃惊,微微瞪大了眼一下也没从刚刚发生的事反应过来。忽然视线闯入一片雾白,才意识到方才山里也风起云涌,群岚一瞬间弥漫了他们的世界。

他低低地笑起来,道:「老韩,说你愈来愈年轻了,果然没错啊。」

另一人也在雾中轻声低哼:「你有一直看着的话,就知道我才是没变的那个。」

「不,我说的话准没错,」叶修说,茶微微的苦味已经淡去,浓醇的甜停留在舌尖上。「正因为一直看着。」



Fin.


 
评论(20)
热度(171)
© 逆流想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