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栩/阿木习习
呷飯皇帝大

【韩叶】如一日 (6) (完)

完结章,非常感谢!


※提要:此章原创角出没,且以其视点贯串全文

※前章连接:(1)(2)(3)(4)(5)


————————————————————


四 万里无云


在家里的电话追杀过来之前,我找到了我姊,叫她帮我隐匿我的行踪。那个夏天,我选择从原本熟悉的环境彻底消失。我还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身体已经决定了逃离,代价是整个夏天我的劳动力全卖给了我姊和她老公。他们在Q市乡下经营一家咖啡兼营早餐店,初听见时我暗忖这种洋气的玩意开在那里怎么会有人光顾。

尽管那儿曾经是我的根,抵达时我发现它确实变了许多。我和我姊都在这里长大,这也是她决定回来开店的原因。但它已经不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地方,至少外观看起来不再是了。房子经过大肆翻修,小径铺上柏油,附近的商家也充斥着来自都市的气味:全国知名的连锁补习班,大卖场,无油烟烧烤店。它们散发着一种在空白水泥地上随时准备林立扩展的野心,蠢蠢欲动。我住在我姊那间复古咖啡店的二楼,发现的第一件事是,房间里没有任何一台电脑。

「你要打游戏就去网吧。」我姊在我身后说,显然她早就听闻我的恶行恶状。「但你至少要工作到中午。」

咖啡店的工作索然无味,但下午过后我依旧无所事事,我有预感如果跑去隔一条街那间占地像有两座保龄球馆的网吧,我将重复和过去一模一样的作为。

在姊夫第三次跟我姊提起不应该付我工资的午后,我悄悄从小店后门溜了出去。以前房子的周围全是稻田,放眼望去要走许久的路才有另一户人家。这点在我们家附近并没有改变太多,仅是房子变多,稻田面积缩小罢了。现在绿油油的田更像房子与房子之间的天然分界。

「咕!」先引起我注意的,并不是人,也不是房子,而是一只鸡,它直直朝我冲来,冲到柏油路上。我反射性地挡住它,很快便见到它身后有人追出。见此路不通,它又立时拐了个弯,冲进房子隔壁的田里。

「谢谢,谢啦,小兄弟。」那个人一边朝我挥手一边快步走来,这人近看起码也有四十来岁了,但是说话语调有股习于跟年轻人交流的轻快,跟我家姊夫一比尤为明显。但他接下来脚步定住,手插入裤袋,然后缓慢的深吸了一口嘴里的菸,望向田里的动作,让我也立刻感觉到他不年轻了。「逃走了啊?」他说,语气彷佛站在自家院里和送报者聊天。

「不抓吗?」我问。

「算了,这不是我擅长的。」他不着急的说,然后又对我道谢:「抱歉啊,让你特地帮了忙。」

「呃,不会……」

「要进来喝杯茶吗?」他笑着指指门口,我这才发现这户人家大门是敞开的,似乎当作店面在使用。

我很久没听见有人对我这么说了。那时候,我已经离家走了不少路,嘴巴干渴。但最重要的,也许是我实在太无聊了,而回到这里的生活已经把我的忍耐推到了极限。

「好。」

这户房子并没有被翻修得太多,传统的院落未改建成车库,而是种着树果养着几只鸡;虽说是店面,从外头却完全看不出里面卖的什么。但以前很多人家就是这样的,反而让我有恍然回到童年时候的错觉。

如果那天我事前设想到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还会走进来吗?

不,我想大概不管谁来都难以猜出。

它居然是一间网吧。



「你玩游戏吗?随便挑一台。不玩也行,就坐着休息,我们没有其他椅子了。」

简陋的狭室,满室的烟味,没有太多步行的空间。内部格局显然未被重新装修过,斑驳的墙壁仍是旧时代的痕迹,但环境卫生似乎被很好的打理着,并不脏乱。地板洒满自然光,乍一看去没有什么灰尘,通往后院的落地窗也是打开的,前后通风。这让它看起来勉强称得上光线充足、人能够久待。大多数空间都被整齐的隔排桌椅占据,唯一新颖的东西是桌上的设备。我稍微操作一下就能辨别:这些电脑配备丝毫不输城市里绝大多数的网吧。

那人拿了杯水过来,便退回去另一边类似柜台作用的长桌后面,那上头竟也摆了两台电脑。他对我笑笑,便又投入专心操作起萤幕,直到外头传来车辆驶入的噗噗声。

就一下下。在他起身出去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抽出口袋里那张一直随身携带的帐号卡。就一下下,我只玩这么一下下。

但那人出去得意外的久。自从我插入帐号卡、登入游戏,单挑场已经干掉了第三个挑战者,他却还没有回来的迹象。门口不远处依稀能听见轻松的谈话声、隐约的笑声,但在接近的时候突然变得怒不可遏。

「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你把他扔在里头自己出来!?」那把严厉的声音冲进来的同时我以最快的手速登出抽回自己的帐号卡,然后就看见了另一个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人──他更高大,更壮一些,此外,大概是我近距离面对面过的人之中最像经常出入派出所的一位,不管是被讯问的那方,或讯人的那方,长相不怒自威。而这张脸正以最凌厉而审视的目光朝我看来,也许我收回帐号卡的速度过快而显得手臂摆放姿势不够放松自然,又或者我面部不自觉流露出些许心虚的神色,那视线只是冷冷的愈扎愈深了。

「一、二、三,好了,老韩,」方才那人在这样的气氛下还慢悠悠的动手数着长桌抽屉里的零钱:「一盒也没少,安心点没?」

「我没见过这个小孩。」“老韩”继续用那冰冷又刺耳的语调说,仍旧盯着我。这时我已经感觉非常不快,而对方,想当然尔肯定察觉得到。

「也许是新来的吧,谁知道呢。」男人叼着菸,笑着问我:「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啊?哪户人家的儿子?」

「……梁程。街口那家咖啡店。」我语速飞快地说:「这种地方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偷。我连有没有人肯踏进来这里一步都很怀疑。」

这下不只是眼前这位面相凶恶的男人,原本态度友善的另一个人恐怕也要被我惹毛了。没想到,叼着菸的男人听了却突然哈哈大笑,并似乎一时难以停止。

“老韩”瞥了他一眼,语气警告地:「叶修。」

「跟那家时髦咖啡店的话确实不能比啊!但还是有人上门的。」叶修说,语气却明显丝毫不在意:「你今天不就来了吗?」

「我是……」

「你收他钱了没有?」老韩突然插嘴进来。

「小朋友大热天的恍恍惚惚迷路到这里,让他进来坐一下,你忍心收钱?」

在我听来是很蹩脚的理由,更神奇的是老韩听了后真的没再追究,对我先前明显不善的态度似乎也一笔勾销,不再拿视线扎人了。或许是出于不服输,我莫名觉得该澄清一下我没那么的年幼无知:「呃,我不是迷……」

「好了好了,梁小朋友你也别跟这位老人家计较,他天生气势吓人了点,其实只是担心又像上次一样有不良仔来搞破坏。识货的话,应该看得出来这些才是我们真正的家产哦。」他指指成排的电脑。

「我知道,不过因为你说……」

「要打游戏就快坐下吧,今天免费招待,过了就没这么优惠的事了。哦,这不是已经把电脑打开了吗?」

「不,我打算要回去了……」

「叶修!」

已经从后院出去巡视边外的老韩忽然又「砰!」的甩开纱门回来:「你又把鸡搞丢去哪了!?」



真想让所有认识的人都看看姊夫那活像被狠揍一拳的样子,当我主动对他们提出我不需要任何酬劳、但休想我在早餐以外的时间工作时。对我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我感到抱歉,但就结果而言我只觉得痛快。我没有义务为他们工作。来到这里我最初的目的只是逃离和避难。

然而这也某种程度提醒了我,为了从爸妈及朋友那儿实现真正的人间蒸发,早就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终归我能依靠的,还是这对夫妇而已。

导火线又是他们的再一次争执。我姊认为我既然无事可做,应该给我另一台电脑,让我能在房间里用。我姊夫强力反对,而尽管我同样不认为有那个必要,这些对话从来不曾征询过我的意见。

「小朋友。」叶修在我踏进屋里的时候随口招呼,我朝长桌上扔了两小时的费用,迳自在之前的位置坐下:「来上机了啊?」

我没有回答,他似乎也没觉得异状,跟之前我看过的一样,他眼睛非常专注的盯着萤幕,手指轻快流畅的在键盘及鼠标上操作。

这只是短暂一瞥。我飞快的登入帐号卡,直奔竞技场,让系统随机分配各个对手,不管强的弱的,目标以最快最迅速的操作击败每一个,每一个他们。我根本不想思考太多,只是凭本能不断发动攻击,偶尔发现更快更有效率的突破口时,我也会适时示弱,对方完全措手不及。然而这只在我有意愿稍作动脑时。

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我不间断的解决掉快一百个对手。我太过投入横冲直撞的发泄之中,以至于根本没意识到身边两旁的座位什么时候坐了人,而他们又是如何完全没有使用电脑的意思、只顾着盯着我的萤幕的。

「……」

一旦查觉到后,就很难继续下去了,狂涨的苍白愤怒也像被浇了一大桶冷水。我来回看了看这两个中年男人:老韩依旧是那副压迫感强烈的审视目光,当他将视线从萤幕移到我脸上时,那种从头到脚都被扒光的感觉就更强烈了;另一边的叶修则是高兴的表情,虽然他似乎不是会让情绪外漏得非常显眼的人,就连喜悦表达也很含蓄,但还是微妙地能分辨得出──那眼神很近似于一般人发现一个新生婴儿时的惊喜。

「小梁啊,」我很意外他其实记得我的名字:「来打一场吧?」

从那刻起,各自掏出帐号卡的两个男人,就像瞬间变成了跟先前完全不同的人一样。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眼中,我也是一模一样。



你会重新拾起你的帐号卡;然后,事情的发展不会再和过去相同。如果一个月前有人这么对我预言,我肯定嗤之以鼻,并对日子更加厌倦。

你几岁了啊?

……十五。

跟我刚碰荣耀的时候一样啊!被训练营挖掘了吗?

……拒绝了。

喔?水平挺好啊。……刚刚那记龙牙,思路不错,但我的话就会这样破。

……

老韩,这小子是不是有双重人格?不要放弃思考暴冲啊!

……

呵呵,再来一次吗?

一边赞美着我,手里却也从来没停下操作。然后,一面说着话,一面始终带着相当享受游戏的表情将我击败。

「你的手速很快,思路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但不是想得挺通透就是彻底放弃思考,这点不太好啊!」

「……哪一种不也都没能赢吗?」

「没有那么容易。」叶修微笑着:「不过,因为系统有修正,你的角色等级继续提高上去,脱离竞技场后再比也许就不一样了。」

他的角色职业,包括那把武器,都是我从来没有看过的。散人。对决的时候心里隐约浮现出这个词汇,不过这是属于很久以前的一个传说,在我目前为止接收过的讯息里不曾被特别强调的传说。

「别玩脱了。」老韩淡淡的说。

他俩对视一眼,那是非常心领神会的一次眼神交换,以至于叶修那略带挑衅和睥睨的目光、以及上扬的嘴角都有种非常亲昵的味道:「你就不想试一把?」

「哼。」

「十五岁,又一个战斗法师。似曾相识啊,老韩?」

「你们,」我没忍住狐疑的打断他们:「是职业选手?」

刚问出口我就发觉自己问题特傻,这两个人怎么看都四十好几了,我再没有关注荣耀职业比赛,也知道现役选手之中几乎没有超过三十岁的。

「是啊!」但叶修居然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很久以前了。」老韩冷冷地补充。

「现在也是啊,」叶修说:「我每天还在游戏里研究,至今也继续靠荣耀赚钱呢,这不是职业选手是什么?」

「……」

没有人想吐嘈的解释,还用着这像夸耀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我稍微燃起的激昂情绪瞬间冷却了一大半,看来这人就算曾经是职业选手,也不过是打打酱油的吧?「那你们拿过冠军吗?」后来这一问已经带有我无意识的嘲讽了。

「一座。」老韩有些令我意外地接口。

「四座。」

「你骗人!」

「这还不包括世界赛呢……」

「不可能!!」

「年轻人哪,」叶修对老韩说:「怎么就这么盲目认不清眼前的事实呢?」

「你在说十五岁时的你吗?」

「……」



这一对疑似退役选手的奇异中年男子的家距离老姊的咖啡店要走上近四十分钟的路,于是我借走了家里的脚踏车。每一次进去,不论叶修是在专心盯着萤幕或抽菸休息,看见我一定会打招呼,认定是熟客之后,他似乎连费用的数目都懒得去算。老韩在外头似乎还有其他兼差,上午时间固定不在,但到了下午,他俩便会固定一块坐在那条长桌之后,各据一台电脑,盯着各自的画面一边说话、斗嘴,叶修的调侃语调和笑声不时会传来,按理说依照那个老韩给人的古板印象,他不太可能会欣赏叶修这种说话方式的家伙,不过看起来他们不只亲近,而且老韩对叶修还颇包容──当我偶然瞥见那个严厉的老家伙竟也会露出柔和并近似笑意的表情时,心里受到的震惊程度可不轻。

当我登入游戏的时间一长,要不被朋友们──过去在网吧里认识的朋友们──发现是很困难的。那天上午我连玩其他游戏的兴致也没有了,于是坐在网吧的落地窗边看着后院。那里有一个小小的鸡舍,此刻鸡只却没有关在里头,而是被放出来在草地上行走,绿色的细网和支架围成了足够的空间让它们活动。忽而闻到烟味,原来是叶修也站到了旁边抽菸。看来这里是他平常放松恣意污染空气的地方。

「网子是老韩围的,」他顺着我的视线看去,突然说:「前前后后已经围了三次。」

我一时哑然,仔细看了看那层层叠加的网子:「……好高。」

叶修点点头,而后耸了下肩:「但它们还是会飞出来。这些家伙不可小觑啊!」

我想到他弃跑走的鸡只于不顾而遭到老韩训斥的画面,忍俊不禁,结果不小心发出声音。叶修看了过来,我想他肯定不会在乎便也不客气地回视,没想到他只是盯着我的脸,像在琢磨什么似的说:「今天又挨骂啦?」

「你怎么知道?」我吓一跳,反射性的,随后才想起这次跟我姊他们没啥关系:「呃,不是,这次是……因为同伴。」

「小朋友的烦恼总是跟家长或朋友脱离不了关系啊?」叶修失笑:「你之前说拒绝了训练营的邀请,是因为家人反对吗?」

「……嗯。」

「这样啊……」

然后他便不再多说什么了。而我,大概是心情真的很差,又或者当时的气氛让人忍不住想打开话匣子,因为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能够诉说的对象。爸妈所在的那个家没有、城市里所结交的朋友没有、逃回到小时候生长的地方,以为老姊的话一定能够理解,但入住以来我成了那个家的矛盾,从她跟姊夫的争执、以及事后试图安抚摆平我的态度来看,她没有心力也不打算尝试了解我逃回这里背后的真正动机,而把我一切行为当作单纯的──叛逆。那基本上,就跟爸妈一模一样。我很失望。

「我什么都能做得很好,所以他们觉得我将来不是非得玩游戏不可。」我说:「但就是当兴趣来碰,我也慢慢厌倦跟以前一起玩荣耀的朋友混了,赢了他们,也一点意思都没有。当不成职业的,却还继续听着其他人吹捧自己,说你根本不输什么什么人什么刚成为职业新秀的家伙,只觉得自己会就这样渐渐在这些声音中自我满足、毫无进步、画地自限堕落下去。那是最可怕的。我之前……差一点就要放弃,丢掉这张帐号卡了。」

「哦,这不还是捡回来了吗?」

「……因为没有真的丢掉。」

叶修笑了笑,不知何时他也坐了下来,并往旁弹了弹烟灰。他道:「我在你这个年纪时,只是因为喜欢,就为了玩游戏,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我重复了一遍。

「是啊,因为我只会玩游戏。不过,离家出走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啊!」叶修揉了揉我的头:「那造成的只是对家人一辈子的欠疚。」

「嗯。」我想了会儿,道:「你真的是职业选手?」

「你还不信啊!所以要打败我没那么简单。你看你目前为止都输几把了?」

「呃……你是很强,但我也不认为自己原本就有多厉害。」

「……」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看见叶修露出无语的表情。“真是个奇怪的小鬼”他嘟囔着,但语气里却没有任何不快。

「你资质很不错。如果放到三十年前,也许能够立刻站到联盟顶端也说不定。不过发展到现在,时代已经不一样了,风气开放、人才辈出,和你差不多年纪的优秀佼佼者有很多。」他把香菸在面前地上捻了捻,我敢说老韩回来他一定又会被骂:「──不过,每个人将来的发展会各有不同。这就是训练营发挥的作用。如果你受到适合的培育,身边有许多刺激你快速成长的同侪,那你就能在他们之中脱颖而出。」

我恍然:「所以,你一开始才会问我……」

叶修冲我笑了笑,又拍了拍我的肩:「现在你还觉得赢了别人没意思,或甚至弄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到什么程度,那是因为你目前还没彻底一头栽入……还没能领略到荣耀真正有趣的地方。」

「真的很有趣吗?」

「很有趣啊,」叶修眼底的笑意平静:「只要你能遇到……」

遇到什么?后半的话我并没有机会听完,因为老韩的呼叫声此刻从前门传来,似乎刚停好车,要叶修跟他到院子里去替草坪和果树洒水。叶修拍拍我让我一起过去,对老韩说小子也想帮把手啊,我还来不及抗议自己什么也没表示,老韩就把卷在一起的水管抛了过来,把我剩下的最后一点声音也堵住了。

在我看来,这两个人与其说是在认真照料庭院,倒不如说是玩得很开心──他们先是一起洗车,叶修一直在对老韩展示他沾满泡沫的手,老韩不时佯装朝他喷水催促他涂抹的速度快点,水柱的痕迹大肆洒在铺满小碎石上,一片狼藉;然后他们到围篱里去采剪蔬果,这大概平常都是老韩负责的事,因为我听见他一直在指导叶修该剪什么地方,急了他的声音会放大,但是叶修根本一点也不着急,甚而边回覆着什么边低低发出一串笑声,于是老韩的声音便会在他的笑声中无奈的逐渐转小。

最后他们竟把我丢在院里兢兢业业的持续浇水,人不知消失到哪去了。我环顾四方到处张望,发现他俩居然在隔壁的田中央,貌似在边跑跳边追着什么,远远看着那两个堪称灵活没有包袱的身影,真是很难想像那已经是四十好几的男人了。当他们各抱着一只鸡重新出现在我面前,身上衣服和两上都有些许泥泞,叶修指指一旁地上摘好的番茄和小紫茄,说早上取的蛋多了两颗,老韩也买了肉回来,为了表达感谢,今晚就留下来一起吃饭吧?老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了我一眼,直接以领头走向敞开大门的行动表示一切。

我借电话拨回家,我想从语气还是无从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因为姊姊的应答听起来很是惊讶,只是不住地「好、好」「就这样吧」「回来路上小心」答允着。

两个大男人在厨房里完成一切伙食的情景我是第一次见,但他们似乎确实总是一起做饭,因为虽然没有特别技术含量的操作,流程速度也一般,但两人看起来合作无间。

碗盘都摆好后叶修作了个稍等的手势,操作遥控器打开电视、投影机、放下屏幕,「让你看看职业比赛都在干什么。」据说这是他们晚饭时间的固定活动。他们说夏天这时候正好国内赛已经结束了,那就直接跳级看世界赛吧,我以前出于好奇也看过几场,当下听着他们不时的点评和讨论,以及像是家常便饭似的,针对彼此之间曾经的哪场胜负、谁的思路及战术更高端一些的拌嘴,就结果而言叶修居然还似乎是更占上风的一方;加上他为我穿插作着解说和分析时,语气平常,彷佛对这一切始终非常透彻熟悉,我再意外,也终于相信眼前的这家伙确实是个职业选手,而且似乎是特别深沉、有头脑的类型,手法思路全面多变,好听点可以说是难缠,难听点似乎也能称作无下限……

那一桌饭菜的味道并没有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大概就像小时候,贪图着玩耍,嚼着饭菜本身总显得特别索然无味一样。但当下笼罩着饭桌的气氛,却同样的令我感觉遥远而熟悉:围绕着这一桌而坐的人,即使与之交谈的内容并不深入,却全都理解着你所说的话;而他们彼此之间也深深的互相理解。

「怕吗?跟这个人单独相处在密闭空间里。」叶修指着打开车灯、正在发动车子的老韩说。他们说天色暗了,乡间小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离我家有段路还是开车送我回去吧,于是我的脚踏车被叶修放到车厢后面的空间,而老韩也拿着车钥匙走出来。

叶修似乎不打算一起搭乘,却叼着根烟特地站在原地送行,笑咪咪的看着老韩钻进钻出的把车子发动好、走到后方关好车厢门,先前我不只一次能察觉出他们之间那似有若无、模糊而暧昧的气氛,但当下黑暗中只有车灯的昏黄光线隐约扫过叶修脸上,停在他身边的老韩也正注视着他,那种感觉前所未有的明显。而后我听见叶修说:

「爱护国家幼苗,别欺负小朋友啊。」

「你对他倒上心。」老韩哼道:「因为小孩很像你?」

「正因为是跟我挺相似的。」叶修笑笑。老韩一楞,然后慢慢地,我听见他用一种了然、甚至带有浓厚促狭意味的语调反问:「吃醋了?」

「就坐个车还不至于,不过老韩你可是打第一次见面就对我很迷恋……」

老韩无视,很有魄力的打断他,语带不以为然:「都多大了,和一个小鬼争。」

「不会争,」叶修慢慢悠悠:「我可中意他了。」

然后老韩突然捧住他的脸,叶修的烟掉到地上,他们在光线边缘之外接吻,一开始动作非常猛烈带着占有欲,到后来渐渐变成放慢的深吻和耳鬓厮磨……大概吧,因为看得不是那么清楚,也幸好不须看得那么清楚。

「路上小心,注意开车。」叶修低声说,听起来他们的脸互相大概抵得很近,有种话才喷出口便被捂住之感,他俩身影又是好一阵交错重叠,好不容易终于停下,叶修逮着机会抓住老韩手臂:「我知道你工作一整天的很累了。」

「……回来再修理你。」

老韩撂下狠话,放开对方,转身朝车门这走来,我赶紧缩回副驾座,顺带伸手一拉系好了安全带。车子驶动,往外看去叶修还站在原地悠然的朝我们挥了挥手,此刻我真是对他强壮的心理素质佩服得五体投地。

车子平稳的驶在小路上,即使路程不长,但天色太暗,开着车头灯也只能在看得见一定距离下缓缓前进。

虽然才一起吃过饭,但当这个人啪的关上车门坐进来,演变成密室空间里独处,我还是很难完全免除心里的顾忌和紧绷。从初次见面起,他身上某种特质的印象便始终特别强烈──那和我姊夫给我的感觉很是相似。固执,冥顽不化的固执,经验中这样的人总持有某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比如对我的第一印象什么的──令我觉得非常难以接近或沟通。

「不到那里去吗?」

大概有足足好几秒的沉默,直至我意识到他是在对我说话。「呃……去、去哪?」

老韩还是目视前方,侧脸冷然严峻。其实我已经知道他的全名叫韩文清,但无论昵称或全名我都不认为自己叫得出口,于是心里在称呼时,还是自动倾向比较亲切的那个。老韩说:

「去抢冠军。」

我又是长长的一楞,才缓过劲来,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不明白自己的荣耀实力在他眼里居然也有这么高的评价。直到今晚之前,我对职业荣耀的一切都了解不深,对叶修所描述的、以及自己的水平也是半信半疑,但在确信他们是真正的职业选手后,就是如此简单直接、如同天方夜谭的话语,由这个冷漠肃穆的男人说出,也有了想像以上的巨大份量。

「我……」

「叶修以前,玩的就是战斗法师。」他打断我,硬梆梆的说。

「哦……」

「拿了三个冠军。」

原来全都是真的啊!我差点就忘了这段:「还有一个呢?」

「他中途退役过,卷土重来后,用现在的散人拿下的。」

「……」我没想过那个外表看来悠哉悠哉的家伙居然这样厉害,生涯故事里居然还隐藏着东山再起重造辉煌的曲折设定,一阵哑然后我不自觉喃喃:「……很酷啊。」

说罢我警惕地看着老韩,他却没有丝毫不悦的迹象,甚而嘴角的弧度还有些柔和。

……唉,我搓搓手臂,几乎都忘了,那什么的力量是相当伟大的。

回忆晚餐对话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和叶修以前不是一个队伍的吧?」

「一直都不是,」老韩依旧简洁直接:「是死敌。」

能告诉我是什么让你们之间关系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吗??我不知该后知后觉的震惊还是随便找个地方吐嘈一下以平复方才亲热镜头带来的冲击,但当然最后我还是什么都不敢说──

「但正因为这样才有趣。」他说。

接着我发现,车子早就停下了。熟悉的门口在光照下映入眼帘。老韩对我点点头,既没有说“到了”或者“下车”,而是:

「去吧。」

──去抢夺冠军。

去拿属于你的荣耀回来。

我想我知道他真正的意思。于是也点了点头。

「既然是宿敌,」我忽而鼓起勇气问:「你对他从第一印象就抱有好感了吗?」

「不。」他语气一沉,脸色不甚好看:「一开始,糟糕透顶。」

我笑了,对于这句话的可信度相当存疑。同时如释重负。

「改天见。」

「再见。」



此消彼长,世间常理不过如此,当我因为经常不在家而和姊夫的关系开始有所改善(尽管若他知道我整天泡的是网吧,他肯定又要嗤之以鼻)──那天早上他去领货前甚至表示可以顺道载我一程,但我依旧决定骑着脚踏车出门。

奇怪的是,大门紧闭。这是我来到这里以后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形。我在院子里绕了一会儿,最后判断大概没人在家。

于是我又变回了最惹姊夫厌恶的米虫,呆呆的坐在咖啡店门口看着马路边人来人往。一直到某辆计程车急停在街口,我有所感应似的跳起,下车的人穿着一件旧外套,似乎是在赶忙之中套上便出了门的。

「叶修!」

「小梁。」他点点头对我招呼,「抱歉啊,我走得有点赶,忘记带钥匙回来了,你家有多的棉被吗?随便借我一条就好。」

大概一直观察着我在外头的情形,我姊也慌慌忙忙的出来了,互相打过招呼后听说状况,叫我回哪个房间从哪一层橱柜拿。我抱着叶修肯定能顺利搬去任何地方的大小的棉被冲下楼。

「你要去哪?」

他接过棉被,对我笑着说谢谢:「医院。」

我胸口一窒:「……老韩怎么了?」

「别紧张,也不能怎么了。」叶修揉了揉我的头:「人上了年纪嘛,总会有一两个毛病。医生说住个两天就能出院了。」

「真的吗?」

「真的。」他肯定的回答着我傻瓜似的问题,而不知为什么,他这么一说,我就完全相信了。

「那家伙很强壮的。」他最后对我致意了一下,便坐上了计程车。直到最终露出的依旧是非常笃定而有自信的微笑:「从来没有人不相信他。」



叶修的确没有骗人,几天之后──好吧,也许比他说的两天还更久一点──老韩就回家了,我看见他的时候,除了睡眠不足而略有倦色、脸色又更不善了点之外(也许医院的床难以入睡;或者医院的消毒水味让他受够了吧),似乎没有太多异状。叶修说网吧要休息几天,但还是欢迎我过来玩,他们不收钱我也不好意思玩一整天,反倒没事便帮着他们打理因闲置数日而稍显杂乱的周遭环境。

这回事务较多,两个人一开始分头整理,且没有任何互动或交谈。但不知不觉,我发现他俩又一块消失了,怀着某种「果然啊……」的心情,我穿过客厅,看到两个人坐在我和叶修上次谈话的地方,背对着我,那里不只能看见后院,视线放远一点,辽阔无际的蓝天便在眼前开展,此刻我站在落地窗前才第一次发现。

「不要偷懒了,起来。」老韩说。

「你不也坐下来了吗?」叶修不紧不慢,认定对方根本不能拿自己怎样。都这时候了,这两人居然还在斗嘴。

果然,老韩不回话了,叶修趁这时候将头放置他肩膀上。老韩就连被人依靠的状态,盘腿而坐及双手抱胸的姿势也依然保持得挺直,叶修说的那句话是没错的:要将这男人彻底击垮或让他认输绝对难如登天──但这个男人现下却用着听来有些无可奈何的语调说:

「没事做的话,就去把店开起来,你前几天说装备差几个技能点的事怎样了?」

「丢给其他人研究了,还是算我的。」叶修说:「之前帮忙杀了个野图BOSS他们欠的人情。」

「……」老韩似乎没打算过问所谓“他们”指的是哪群人。

「老韩,照顾你的护士一直说,到了你这年纪就很少有人因为过劳送医院了,大家不是退休了就是等着要退休,问你是不是从小困苦,没人照顾……」

「那女的。」我一听声音就知道,老韩肯定是瞬间变脸:「总找你说话干什么?」

「我说你从前就是这个样,冲过头,要狠跌过一跤才知道改变,不知道幸或不幸的是太过能撑,总得先死撑很久,结果冠军最后还是只拿了一座。」

叶修说:「所以,虽然之前都没出过啥事,却还是要病这一场的。」

「……你好意思说人爱死撑?」

「老韩,我们都坚持走了那么久。」叶修笑说:「而我还想再继续走更久一点。」

「虽然你荣耀的表现跟我相比差了那么一点,」老韩不予置评的轻哼,却没阻碍叶修续道:「但我们终于换来这栋房子,有了这间网吧,也顺利存了一些钱……关于这一切,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你已经很努力了。」

为了让我们能一直在一起,为了能够两个人一路走下去,无论数年或数十年的路程。

「……轮不到你说。」我听见老韩说,他将手伸到叶修头上,扶着对方的后脑让他更靠近自己一点:「臭屁的家伙。」

叶修笑了起来,声音不大,却好像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他们的背影看起来似乎也打算这么持续下去,不分开。


那两个人都是一眼便能明了辨别的强者,事实上直到亲眼目睹前,我都怀疑他们是否真的互相依赖着彼此生存。

而如今,或许不该描述为依赖;对他们来说,那只是很简单的密不可分。

了解彼此,看穿彼此,用两具坚强的灵魂支撑起他们生活下去的世界的一切。

在这个世界里,有丝毫不曾褪色的快乐。


「对了,那女人一直找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知道,她问的全都是老韩你的事情……总不能拒绝人家吧,她把握着你的命脉呢。」叶修说,恍然想到什么:「忘了提醒你她帮忙输液的时候表情别那么凶,小女生跟我说的时候都快哭出来了。」

「……」

「……」



那年夏天因为与他俩相遇而显得不太一样,我很乐意再多记录一些关于他们那奇异的人格、辉煌的过去和相比之下平凡到不行的日常,以及他们多么的……呃,深爱彼此的事迹。在那之后我也确实继续和他们相处了一段时间。然而夏天不仅短暂且瞬息万变,在我察觉到自己和以前有所不同之时,也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回到这个偏僻乡间的原始目的只是逃离,而非寻求真正归宿;我可以回去的地方,一直不是这里。

姊姊拥抱我说她会想我,我知道那是实话;有些只存在于自己心中的事物慢慢不再被曾经亲密的人理解,但那不影响他们爱你,那些事物也从来不会消失。

和家里联系了回去的时间后,我去找叶修他们告别。老韩换了个白天的工作,工时较短,但不幸的,我抵达时他正好又不在。叶修拍拍我的肩,收好店面,说要陪我走到街口。我们一路顺意闲聊,大多数的内容我都记得不甚清楚。

「老韩叫我直接去抢冠军。」我说:「那是看好我会成功的意思吗?」

「他就是那样说话的。」叶修说:「会说出口,也代表他相信你。」

「那你呢?」

「我?」

「你从来没说过,是不是真的赞同我走上那条路。」

「因为我不能保证你是否会成功。」叶修微笑:「喜欢游戏只是首要条件,而且要够喜欢,才能一路坚持。但想真的快乐,还得遇见让你觉得玩起来有趣的人。」

「……有趣。」

「对,有趣。相信你的伙伴,以及不相上下的对手;几乎缺一不可。」



“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这是梁程最后临别时的话。和这个小孩谈话经常让叶修不由自主掉入回忆,十五岁的夏天,他下定决心离家,但那只是一个有勇无谋、前途未卜的举动,如果当时他没有遇见能够畅谈游戏的高手少年,初入联盟那巅峰的三年里嘉世没有支持他的伙伴,如果网游里结识的对手没有延续到职业联赛里来……

那他还会继续玩着荣耀,作为职业选手生存下来吗?

也许依然会。但能够肯定的是,绝对没有那么精彩、快乐,令他光是偶然想起,心里仅有平静、感谢和满足。

苏沐秋。陶轩。吴雪峰。嘉世。苏沐橙。兴欣、兴欣、兴欣。

哦,对了,还有一个人……

「叶修,」那个声音又远远就从门口传来:「没事你把铁卷门放下来干什么?」

「你打不开啊?」叶修拿着遥控器走到门前,手却插在裤袋里没有任何动作:「如果须拆了整道门才能见到我,你愿意试一试吗老韩?」

屡试不爽的幼稚挑衅,其实还等不到对方敲击铁门表示威胁,叶修便已经按下控制纽,铁门缓缓上升卷起后,不知道出现的会是一张怎样的脸:叶修对此总是充满好奇,跟他俩几十年来最爱的荣耀一样,一点也不会腻。


这是他最后落脚的地方,外头的天空万里无云。白昼如是;入夜亦复如是。

虽则并非所有珍视的人仍留在身边,天下筵席散了又散,为了所爱甚至二度离巢。


“还有机会再见吗?”少年问。

“会的,只要我们拥有同样深爱之物,就会再见的。”



- 四 万里无云 完 -


全文终.


一点后话 > <:

全职高手原作,重刷之后,再度感受到它真是一部正向、积极,却又不失人生喜怒哀乐的作品;

叶修和韩文清,以及众多其他角色,也始终是虽有各自困境、遗憾,却积极的面对一切,积极的活着。

希望这文有将这样的精神延续下来。

强悍如韩叶两人,若他们确实在一起,肯定也是这样活着。


再次感谢!第二次的中篇,感觉对原作向韩叶的执念可暂时放下了2333


2015.2.8


 
评论(30)
热度(149)
© 逆流想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