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栩/阿木习习
呷飯皇帝大

【韩叶】如一日 (5)

我要开外挂啦(。) 倒数两章都准备一口气上全章,感觉这两章也都是一口气读完滋味更好?

顺利的话,明天完结!

※防个雷:本文设定除了韩叶二人外,大多数人都有结婚,这章更是写了其中一位的婚礼,但没有详写女方的事> <

※前章连接:(1)(2)(3)(4)


————————————————————


三 黄昏向晚


假日一大清早,邮差就来敲门了,叶修拖着室内鞋去替他开门,「先生,这个被交代要署名签收的……」

叶修也不着急,就当着人家的面,啪嚓一声撕开那折四四方方,字体局部烫金,纸质高级的白色信封,一不小心用力过猛,里头的卡片只剩一半,另一半刷拉掉了出来。

叶修不慌不忙弯腰拾起,朝屋内嚷嚷:「老韩,又是请帖!」

「谁?」

叶修低头看了下邀请人署名:「黄少天。」

「炸了它。」

「先生,」邮差继续试图插嘴:「帮我签名?」

叶修对他晃了晃连同残体卡片显得惨不忍睹的信封:「说是炸了它……」

邮差嘴角抽搐:你已经这样做了好吗?!


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群,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突然冒了泡:“黄少天,你婚礼的请帖被我不小心撕了,是不是就不用参加了?”

“叶修你大爷!”昔日的话唠果然是一通狂叫:“你敢撕我请帖!那只有亲友限量三十张凭券入场,多珍贵啊别人想来我还不给的,你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

“不要傻着围观,”叶修对群里其他目瞪口呆不敢插嘴的后生晚辈说:“这就是以前的荣耀剑圣,退役后他就不好意思在这里跟大家说话了,这对一个话唠来说实在太憋得慌,现在这家伙就快要结婚了,你们趁这机会祝福一下他吧孤单老人会很高兴的。”

其他人哪敢不从,先是一口一句大神好,职业选手手速不在话下,忙不迭立刻接力刷了一整屏的新婚恭喜。

黄少天乐了,连回谢谢啊谢谢啊好说好说,有机会发挥长才再次称霸屏幕让他特别高兴,这种盛况对他而言真是好久不见了。

“以下开放报名,出于意外现在参加名额释出一位,有谁想过去围观的?”

“你妹你妹你妹!!!那边谁不认识你啊没有邀请卡也给我出席!!两个人都是!!!”

众现役私下一片议论纷纷:前面的话倒是懂的,后面这句两个人是指什么人啊?

“你这是在对谁说话?”

隔了一两秒,叶修大神的ID下出现了这么一句,荣耀剑圣就突然噤声了。完全的噤声。好似刚刚他还能够面对面叫板的突然已经不是先前的人一样。

殊不知叶修在萤幕另一边对着韩文清拍桌大笑:稍微装一下就怕得要死,这小子真是挺怕你啊哈哈哈哈!


两人这都年龄已届三十有余,曾经圈内相熟的人也已退役得差不多,一个一个在接近三十大关前娶妻生子去了,叶修和韩文清的家里最近几年收得最多的,不是结婚邀请函,就是孩子周岁的喜饼,一开始叶修还不会避讳的拉着韩文清到处参加骗吃混喝,这些人也都是知道他俩关系的,坐在那种场合倒也没有不自在。不过,这一两年除非关系特别紧密、非出席不可的,两人渐渐的能推辞就推辞了。

叶修在旅馆房间内走来走去,摸着标间简陋的两张单人床、斑驳落漆的墙壁,「黄少天搞神秘啊,婚礼选在这种乡下地方办。」

「没什么不好的。」韩文清坐在自己床上转着收讯不良的电视,淡淡的说。

叶修看了他一眼,眼角微弯,一屁股坐到他身边,「老韩,不是大床真可惜啊?晚上不能睡在一起我知道你很难受……」

韩文清也是看了他一眼,挑起一双眉:「有床就能睡在一起,晚上你就知道了。」

「哦,你从来不偷袭,这次要破戒了吗?」

韩文清:「你安分守己的话。」

叶修咯咯笑,从韩文清身后抱住他,但很快被反手抓住,压在床缘。两个人笑闹间亲着彼此的嘴巴,一下,又一下,正要往以下更多的地方亲,叶修也朝韩文清的脖子后方环住时,忽而房间隔壁传来敲打声,叶修,疑惑的:「我们隔壁住谁啊?」

韩文清黑面,管他是谁,隔壁的声音听得这么清楚,这不就代表晚上他们做什么也都人尽皆知?

「你们俩,」有人在敲房门,是苏沐橙的声音:「该吃饭了,我先一步过去集合啰!」

「马上来!」叶修也稍微提高了声量应道。

视线调回,叶修估摸着眼前这不上不下的状况,再看看黑气已然散发掩也掩不住的男人,决断的用了点力气直起身,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哈哈,等会儿补偿你啊,老韩。」

韩文清报复性的捏了下对方的腰:「有自觉就好。」

这不是完事之后,叶修的腰自然感觉不到任何痠软,却还是配合的「哎哟」了声,故作闪躲了一下。


卢瀚文:「黄少我不要你结婚,你结婚我就不能再去找你玩了对不对?」

黄少天:「傻孩子说什么,你当然还是可以来。」

卢瀚文:「你结婚之后,会搬家,原本家里的东西都会不见,我的东西也全会不见……」

黄少天:「不会不见的,我会帮你保留下来,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以后我们看着它们,还是能够一起回忆……」

「那,」卢瀚文抹了抹抽抽咽咽快要滑下来的泪水:「你说一结婚就要扔掉的那些钢弹模型,可以一起变成我的东西吗?」

黄少天:「……」

「小孩子,真是太妖孽了。」方锐摇摇头,俨然是才听见不远处蓝雨大家庭的对话,这人两年前就结婚了,至今无子:「我想到他会跟我争抢家里地位就害怕!」

「是吗?」苏沐橙随口接道:「你感觉会是个陪小孩一起成长的好父亲。」

「真的吗?」方锐眼睛一亮,随后又略为沮丧的耸拉着肩:「唉,但也不是想要就能得这么简单的啊!」

兴欣的受邀者,除了这两位之外,就是魏琛了,此刻坐去了蓝雨那桌,从老到少,看上去堪称三代同堂。这个典礼上,像方锐这样的已婚人士还算不少,主办人也没有规定不可携家带眷,但考虑到这次新人不只包办了两天的吃住,即将举行仪式的场地也不甚宽敞,所有人都默契的没选择这么做。

「生不出来,」叶修喝着柳橙汁,笑道:「该不会是你不行吧?」

「怎么可能!我看起来这么雄壮威武!」方锐不住拍桌。

「老韩呢?想要小孩吗?」叶修又偏头,一开始,他当着大家的面这么问韩文清众人还会有些许尴尬,结果两个当事人反倒一直对这类问题很坦然,也不会避讳提起,渐渐也就当成一般话题看待了。

「不需要,一个就够烦了。」

同桌人毫不客气的哄堂大笑,叶修继续说:「我就知道,你这是打算延续这么多年绕不过我的节奏啊。」

韩文清略为挑眉,这种挑衅,韩文清以前可是不会接的,否则最多泥古不化的回一句「你在说谁?」;但两人关系早就不一样了,他自然也不会再是过去那样不知变通的态度:

「你也一样。」他说,声音不大,语气轻描淡写。

众人都是愣了愣,方锐对苏沐橙说:「你说这里不准携家带眷,是不是也该禁止情侣挨着坐一起?」


吃喝饱足,黄少天招呼大家打麻将和唱K,正式结婚仪式是在隔天,特地拉上这么一大群人陪他度过最后一个单身夜显然是黄少天的主意,「他包下这么个破旧小旅馆的意图总算是暴露了」苏沐橙笑道,黄少天正在对她大呼小叫,这次她没再像以前一样无视,就过去让人揽着她用嘶吼般的唱腔演绎一首特别忘情奔放的嗨歌。

黄少天一连唱了好几首,终于肯暂时让出麦克风,坐下来抓了杯水灌了几口,对叶修说:「不行了,嘴巴都干了。」

「你也有嘴巴干的时候啊?」

「靠靠靠靠,跟你没完啊!」黄少天大叫。

这个包厢隔音甚差,方才溜出去抽菸都能听见震耳欲聋的声音,好在这里是乡下地方,出了这家旅舍,还要走上好一段路才会发现下一户人家。

「是说,」歇息期间黄少天就这样愣愣地看着大家闹腾的情景,忽而转头,问:「你们都没问题吧?」

他的表情很认真,这个「你们」已经不只是叶修,甚至包含了韩文清。他知道两人的关系,却不清楚实际的情形,平常他不会问,但不代表他对朋友不关心。

「还能有什么问题,你先想想明天穿什么衣服不会报废吧!」叶修说。

「我靠叶修你不要捣乱,告诉你那件西装很贵的啊!!」

「各位听见没有?这家伙让嘉宾住破旅馆,自己治装费却大手笔……」

「奢侈啊!!」

「浪费!!」

「此风不可长!!」

主角很快就被更热闹的地方拉走了,一边骂骂咧咧的过去抢回麦克风的同时黄少天还不忘回头比了个中指,叶修只是微笑,然后,他跟韩文清对看了一眼,两人都决定起身。

夜色笼罩的乡间小路阒静非常,迎面风吹来些许湿气,叶修鼻子一抖,喷嚏「哈啾哈啾」跑了出来。

「哎,」叶修低头看看自己单薄的衬衫,「忘外套了。」

韩文清眉头一皱:「嗯。」意思是你过来,叶修凑过去了。然后他敞开自己的外套一边,将叶修整个人围了进来。

叶修一直在笑:「这时候,不该整件脱下来给我吗?」

韩文清:「你想太多了。」

一起披一件外套,手互相放在彼此的腰间,夜色太暗了看不见彼此的脚底,他们且走且行了好一段路,叶修的夹脚拖却很煞风景的不小心踩到韩文清,「啊哈~抱歉、抱歉啊……」

没有路灯,指点迷津的满天星光也起不了太大作用,一转头彼此的气息喷在脸上,他们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却能准确无误地找到最亲近彼此的方式。一件外套撑起的此时是他们的世界,手环绕住的体温是天地间唯一存在的常理万物。

「老韩,你刚刚是否吃了不少烤猪肉……」

韩文清眼皮在跳:「你能不能更煞风景一点?」

「怎么敢,」叶修脸贴着他,现在的姿势与其说是并肩更像共舞,他在韩文清耳边哼着不成调的轻快调子。「我说要补偿你……」

「就在这种地方?」韩文清眯眼,手在身体易感的几处掐着,但声音听不太出来威胁利诱的成分,趴在对方肩上的叶修咯咯轻笑,他感觉此刻真能和对方踩出一支缓慢又默契的步伐,不管那是什么样子。即使他们只能依照本能移动,他们身上的衣服是短裤和旧外套,脚上的夹脚拖鞋不时踩到彼此。他伏在对方身侧低低笑着。

「可不是。我们向来在黑暗之中,有什么问题过?」



叶修成为国家队领队后没几个夏天,韩文清在B市的近郊地方置了一栋房子,回国后听闻此事的叶修啧啧称奇,没工作的时候家也放着不住,就赖在那边了。

一次他又是刚下飞机趴在客厅的沙发里午睡,简讯里韩文清说晚点会过来,他完全放松睡得肩膀上下起伏。

一会韩文清来了,看他睡得眉头蹙在一起,呼吸急促,以为做了什么恶梦,顾不上对方很累,跪在沙发旁啪啪啪地拍着叶修的脸把他拍醒。

「我去,很痛啊!」叶修叫着,然后他睁开眼,对上韩文清皱紧的眉额和略为担忧的眼神,竟也瞪圆了眼睛,像在看从没看过的事物那样盯着。

「你感觉怎样?」

「……」瞪着。

「你刚刚叫了我的名字,连名带姓。」

「……」还是瞪着。

「叶修。」韩文清警告。

「没,我一下子还没能回到现实来。」叶修揉了下眼睛:「老韩,我梦到你儿子了,他出现在这个房里。」

「……」这回换韩文清没能回到现实来。


叶修尝试把梦里的故事告诉韩文清,但韩文清一点也不想听。

「老韩,你儿子还挺好动的。」

「……」起身,走动。

「他就在这个房间到处跑,喏,就是你现在绕的位置那附近。」

「……」果断离开。

「他还跟我说话,我脑里现在还有他的声音,可惜录不下来……」

「够了!」韩文清冲回沙发边,叶修坐是坐起来了却还懒懒的斜靠在上面,「一个幻想出来的家伙记那么清楚做什么?」

「因为他很像你啊。」叶修抬头对他一笑。韩文清气势汹汹这会也是一愣,叶修勾勾手指,在他俯下身时凑到耳边小声说:「但是比你可爱多了。」

「……」妈的。


原以为这件事已算过去,没想到叶修从此对那个梦念念不忘,那几年他俩还在远距离,难得见上一面,叶修却时不时就要提起那个小男孩一下,彷佛他真的存在过似的。

有一次他们开车出去,韩文清让他下车去买两块路边的红豆饼,叶修瞅到旁边同样在排队的小男生,居然跟人家搭起讪来。韩文清在车上左等右等,总算等到人回到车里,叶修把半冷不热的红豆饼递到他手里,自己嘴中塞了一块,含糊不清的说,如果有个老韩你那样的儿子,就能叫他跑这个腿了啊……

「叶修,」韩文清把空纸袋揉烂了扔进驾驶座之间的空隙:「你到底有什么不满?」

叶修居然还认真想了一下:「没有啊……」

韩文清冷冷瞥他一眼:「没有最好。」却双手抱胸,没有打算开车的意思。

「生气啦?」叶修笑笑着凑过来,做势要亲他。

「……」

叶修擅自在他右颊亲了一下,把车窗摇下来,让冷风呼呼的吹进来,韩文清今天什么都想跟他对着干,忍不住就立刻越过身体去关窗户,叶修哈哈大笑。

「你太紧张了,老韩。」叶修说:「只是个不存在的小男孩,你着急成这样。」

「你还知道他不存在。」韩文清一字一字咬牙切齿。

「当然咯,醒来的时候发现是你,知道我有多失望?」

韩文清二话不说开始解开叶修的安全座带,作势推搡着对方下车,叶修一边说干什么干什么一边牢牢抓紧了韩文清,最后在男人的动作下还是没忍住笑意,两个大男人在狭小的空间里试图修理对方及闪躲的下场就是一方被另一方死死压在座位里,但在上面压人的那方也丝毫不见舒坦,最后在叶修毫不认真反抗和迅速投降下,两人以胳膊互磕而略显别扭的姿势拥抱在一起。

「老韩,」叶修伸手抚着对方的背脊,「你真一点兴趣也没有啊?」

韩文清知道他在问什么。「没有。」很坚定。

「你儿子走过来沙发这把我摇醒,指着卧室说爸爸还在睡觉,他叫不醒。」

韩文清轻哼了一声。「你帮他叫了吗?」

「没有,我刚醒,还在试图弄清楚这个孩子哪里来的,不知道他说的爸爸是谁哪!」

韩文清嘴角抽搐:「还能有谁?」

「你那时候还没回家,梦又那么真实。」

「想暗示什么就直说。」韩文清眯眼,端起叶修的脸胁迫的逼视着。

叶修笑了笑:「但他很快又说,不必叫了,要我陪他玩。」

「你能陪小孩玩什么?」这下韩文清也开始觉得好笑了:「除了游戏你还会别的东西?」

「歧视啊老韩!不过正是游戏。」

「……」

「他很自信的说什么游戏他都能玩,最擅长的职业是拳法家。」


那之后不满一年,韩文清宣布退役了;叶修也随之卸下联盟赋予他的职位,两个人暂时住在一起。短短数年间,认识的人退役的、结婚去的、发喜饼的、生小孩的,特别密集,随时都在发生,叶修一个长老骨灰级的人物,与人交游及吸拉仇恨的范围都相当广阔,婚礼请帖的炸弹更是雪花纷飞的来,「全世界都迫不及待想向我炫耀他们结婚了吗?」他如是对韩文清说着。

他们并没有因为那个梦而避免提起任何与孩子相关的话题,事实上这让他们见到年幼的孩童时更感亲切,据叶修描述,那个男孩浓眉大眼,白白胖胖的纯真脸蛋,但是态度固执,一决定便非要叶修陪他玩游戏不可。

不过,孩子喜欢游戏,那便好。



「看招!」隔天正式典礼,黄少天专属的砸蛋糕喷香槟仪式上,楚云秀第一个扔了两块派过去。

「多大仇啊大姊!」黄少天大叫,那派正中他的脸,立刻一片白花。

「哈哈哈哈!」李轩大笑,一群黄金一代同期生全冲上去击火黄少天,黄少天话愈多他们就塞愈多东西进他嘴巴,「靠靠靠靠你们一直以来嫉妒我英俊潇洒就说啊!忍耐那么久不用憋到现在恩将仇报!」他蛮力惊人,手都被铐紧了还能凭藉一阵挣扎反击,不过最关键的嘴被堵住了,其他的攻击大家可是一点也不足为惧了。

「同学你的语文程度果然很差啊。」叶修不咸不淡飘来这一句。

「哪里用错了?」有人茫然。

「恩将仇报吧?」

「不,是在嫌弃黄少天自称英俊潇洒不要脸吧?」

「不不不,你语文程度才差一截,恩将仇报是这样用……」

「你们……对叶神的嘲讽认真就输了,他老人家也是初中毕业就出来游戏人生了……」

「游戏人生真是好贴切啊!」有人丝毫不给面子狂笑一通,有人还不知所以然。

于是好好一个典礼,从黄少天被围攻开始又歪掉,逐渐变成众人的互相嘲讽大会了。

人生半途,最青春和精华的部分全一头栽入了荣耀,他们都无法在那个圈子里待上太久,十年?有多少人可以如愿获得十年?但再短,无论记忆的深度,对话题的共鸣度,为争胜疯狂不肯互让的程度,却始终最浓烈熟悉,可以夸耀的,可以互嘲的,可以为单纯听见某些人事便狂笑不止的点,还是这群人最了解。

黄少天换了一身干净的便衣,瞬间又是一条好汉。除了走红毯和交换戒指的仪式显得庄重之外,真的看不大出来这是一个结婚会场,他如同把这个简陋的会厅当作自己家的客厅,晃着水杯在每一桌每一桌之间溜跶串门子搭话。

「黄少天你不厚道,」方锐跟新郎抱怨:「知道房间的隔音有多差吗?我昨天一晚没睡好觉!」

「你一个孤家寡人能怎样睡不好觉?」黄少天鄙视。

「那要问我隔壁的了。」方锐一本正经。

「隔壁是谁?」众人议论纷纷,自己房间附近住谁大家多有印象,叶修还在淡定喝茶,感觉到逐渐集中过来的视线,总算停下来,回望大家不确定的表示:「……好像是我?」

「就是你这家伙啊啊啊啊!」方锐跳起来大叫。

「不对啊,昨晚我和老韩回去的可晚了,你听见的确定是人的声音?你有没有仔细去听……」

「哇啊啊啊叶修你给我闭嘴!!闭嘴!!!」方锐和黄少天异口同声,都忘记谴责对方大晚上的在荒郊野外晃荡干什么去了。

最后一轮,是新郎和新娘一起到各桌正正经经的敬酒。撇开黄少天穿着过度休闲,场面还是很温馨祥和的,在女方家长面前这家伙居然也没有太多聒噪习性,一副成熟过后的稳重样。就算到了同事好友这儿,大家也是配合的不再大肆喧闹,最多对他嘻嘻笑着挤眉弄眼,让黄少天眼角抽搐貌似忍住了几次伸中指的冲动。

然而,到了人数庞大、性别清一色男、不分老少全部集中坐在宴会最末端的蓝雨一桌时。

黄少天突然溃堤了,像是小孩子一样哭得泣不成声。

最熟悉的笑骂声瞬时冲上前来将他环绕,他注意到之中喻文州搭上了他的肩膀,于是他毫不客气的嚎叫得更厉害了。

别离时易,再聚时难。

那是他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那是他最深爱的一个地方。



黄少天婚礼结束后半年,叶修和韩文清招呼了一声「保持联系,改天见啦」;韩文清也点点头说:「去吧」后,叶修搬出了他们共同的住处,回到老家,帮忙打点家里事业。

再回到这个居所,已然是六年之后。韩文清在房间里忙进忙出,叶修拎着自己的行李徘徊在收拾得相当干净的门口,一时不知能帮什么忙。韩文清皱着眉出来拿走他所有东西,嫌碍事般将他赶去客厅里坐着。

叶修身体舒适的靠在沙发背里,头却好奇的不住左看看右看看:「真的没多生一个儿子出来啊,哈?」

韩文清很快反应过来。「废话。」走出来时瞪他一眼:「很失望?」

「怎么会。」叶修对他微笑,左手无名指上样式朴素的戒指闪着亮光:「我告诉过你那梦的后续了吗?」

韩文清真是服了:「那种事你还能梦到后续?」

「当然。」

「哦。」韩文清心里不怎么信,嘴上却还是随口应道:「怎样了?」

「我们开始了跟那小男孩一块儿的生活,就你,我,和他三个。奇怪的是他认准你是老爸,却从来没提过妈妈是谁,你一开始也根本不认这个儿子,说没印象你生过他。」

「我是那种人吗?」韩文清听着都窝火起来了。

「别急,别急,我们觉得怪啊,但他实在和你太像,长相、个性、思考模式,无一不同,荣耀方面更是大有可为。大概是同类互斥?总之你俩每天都要斗,最后你也认了,说他简直是你小时候的翻版。我们……就当他是老韩你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儿子照顾。」

「……这逻辑结论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要吐嘈逻辑,你听过什么梦是有逻辑的?」叶修正色说道。

「……」

「咳,总之,你真的起疑是在他生病的时候,他发了很高的烧,得量屁股温度,在他不断抵抗中你强行按住他伸出魔爪扒了他裤子,才发现这家伙屁股上方居然还有块跟你一模一样的胎记……」

「叶修!」管它最后结局是什么,对这荒腔走板愈来愈不像样的内容韩文清提出了中断和严正警告。

「我问小胖子,说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妈的,原来连名字都没问过。

「那家伙一脸废话:『韩文清』。」



叶修和韩文清一起参加过很多婚礼,看过很多人的儿子,听过很多结婚证词,也听过很多小孩的哇哇大哭声。但他们自己唯一一次听见那样的声音,是来自于对方的给予。黑夜里他们看不见彼此,笼罩在头上的也不是婚纱头盖而是旧外套,装束称是简便休闲都有些勉强,脚上两双拖鞋──不过因为完全看不清楚,所以这些也不再显得多么重要。

「咳,我想想啊。今日在此夜空之下以及,对方面前,你是否愿意宣誓,将会一生──呃,尊重他、照顾他、保护他,像对你自己一样?」叶修结结巴巴的说。

韩文清短暂的沉默。「你是不是漏了一项?」他说:「爱……」

「有吗?速度啊老韩!快跟上节奏!」

「愿意。」韩文清淡淡道:「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你、珍惜你,对你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非常明显的沉默,和沉默。「老韩,誓词背得特别溜啊?说大话气都不喘一下的?」

「不过是誓词罢了。」韩文清说:「手。」

他们放在彼此腰间和背后的手各抽了一只出来,略带别扭的各自摸索了好一会,总算拎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并探出去勾住对方的手指,指间互相缠绕。

「别抓这么牢啊,把戒指掉地上了怎么办?」叶修嘴上犹自嚷嚷。

韩文清又好气又好笑,就是这种时候还要破坏气氛,很像他喜欢的人爱作的事。但就在他专心辨别出无名指的位置,替叶修套上了戒指、并张开自己的五指给对方后,叶修也安静了下来,随之另一个指环平稳的滑入自己的指腹,在相对的位置圈项套牢。

「老韩,」叶修悄声说,他们看不清楚彼此表情,但韩文清知道对方此时肯定带着平静无比的笑意。他俩脸贴着脸弥补这一点差距,温热的气息扑在彼此脸上:「新婚快乐。」

韩文清也笑了。他没发出声音,但知道对方肯定也猜得出他是怎样的表情,因此他眉眼又更加柔和了些:「新婚快乐。」

早在他俩决定选择彼此时,他们便从未刻意隐瞒。无论对身边朋友,或对各自的家人。他们有坦承的勇气,同时也接受随之而来的一切质疑和不解。

直到那个当下,他们依旧未被完全祝福;即使在那不久之后,叶修即准备去完成一名离家少年始终亏欠的、对家里未竟的责任和义务,期限未明。

世界物换星移,熟悉的人们各奔东西,各组婚姻和家庭。说起他们有的笑称「还是老样子」;有的如黄少天那样,偶然露出认真表情,问是否一切没问题。

确实还是老样子,十年如一日,二十年如一日,他们好像仍旧选择走在他人意想不到的道路上,在外看来,他们似乎才是被留在原地的那个。

然若未曾成为同行人,何曾知道固守至此的快乐。

年复一年,时间是座高耸古老的钟塔,外表经受无数风雨过境喧嚣洗礼,本质始终沉默安宁。



韩文清挂电话给搬家公司,让人开货车来把家里的大件杂物载走;他们则一起开车,迁徙到新的住处,到他们未来──也许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都能彼此相守的地方去。

双双入座驾驶副驾,韩文清上了路依旧绷着张脸不太说话,叶修看出他的别扭,一开上高速公路便解了安全带凑上去笑容满面:「老韩~~不喜欢这个故事的结局啊?」

「你的妄想我不予置评。」

「老实说,知道那事实上并非真是自己的儿子,心里觉不觉得松了口气?」叶修自讨没趣也不恼,悄悄退了回去,望向前方的神色轻松坦然。

「不。」韩文清坚定道:「不管你怎么想像,不存在的,过去或未来都不会存在。」

「真帅。」叶修大力赞赏:「果然是让霸图老死忠们引以为傲的男人。」

韩文清哼了声,不予表态。这家伙嘴上这么说,潜意识里对他又是另一种观点。会做那种梦基本就是铁证:前半段将他设定成会有私生子的男人,后半段拐个弯反倒污蔑起他童年的样子,小胖子是几个意思?叶修哪里看过他小时候的照片?

「老韩……」叶修摇下窗户,在韩文清不太认同却未加以阻止的视线下点起了菸,他许久许久没觉得如此放松了,甚至重返联盟再次夺冠的那一刻都未必比得上现在。他想身旁的男人大概也是一样,因为韩文清向来一板一眼握着方向盘的手此刻特地腾了一只过来握住他的:「我的确想过如果我们其中一人有个儿子,一起生活,然后偶尔教教他打荣耀会是怎样。不过怎么想都太麻烦了。首先,得分出多少游戏的时间拉拔他长大才行啊?」

他说着说着,冲韩文清笑了。韩文清也点点头:「除我之外,你也不会想再应付另一个难缠的宿敌。」

「就是这样。」

叶修大乐。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只是静静的十指相扣。韩文清的指腹轻轻摩娑着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扣着方向盘的另一只手相对位置上也隐约闪烁着同样的光芒。


「所以,」叶修轻声说:「我喜欢这个结局。」


纵然回首短暂有如惊鸿一瞥的分离时光里,我亦仅只热切渴望有你相伴的结局。

仅只有你。


别离时易;

未曾怀疑再聚,却也知道一切不容易。


- 三 黄昏向晚 完 -


-TBC-


※下章连接:(6)

 
评论(14)
热度(90)
© 逆流想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