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栩/阿木习习
呷飯皇帝大

【韩叶】如一日 (4)

今天早了点!原作剧情部分到这边就结束了,也终于在一起啦2333

下章开始两人后半生的描写,放心不虐!

※前章连接:(1)(2)(3)


————————————————————


叶修回来了,职业圈内,旧雨新知,都受到不小震荡。这个人,这一次复出再也不躲着不露脸,站到了前台,不管是跟选手,或跟观众的互动,都让人见识到他令全场没辄……喔不,征服众人的魅力。

这种现象,到了全明星周末更是到达顶峰。

「叶修你妹!偷溜出来抽菸是啥意思?你不知道闭幕致词很无聊也要苦撑是职业素质吗?老鸟了不起啊?就可以不给面子吗啊?啊啊啊啊?……」

「黄少,但你也连续打了好几次瞌睡,都被录相机拍下来了。」

「小卢,跟那位聒噪的学剑术可以,不要学他其他地方,明白吗?」叶修对卢瀚文很亲切的说着。

「哈哈,叶神用心良苦,连其他队的孩子也关心上了。」轮回一众也走了出来,江波涛喜欢热闹,凑过来笑着说。

「他不要每一家都关心就很感谢了。」王杰希也表示。

「那是,谁敢插手微草的家内事啊,一个王大眼就够受的了,对不?」话却是问向了王杰希身旁的高英杰。

「也不要污染我们这边的,谢谢。」张佳乐手还搭在宋奇英肩膀上,瞪了过来。

「喔,霸图的啊?我看看,你想熬出头要有耐心哦,这些老家伙们一直不退……」

张佳乐狂翻白眼:「去去去,真是受不了你!」

叶修笑,在象征荣耀十周年的全明星活动上,在这熟悉的霸图场馆,他最熟悉的,其实还是眼前这几个老朋友,老熟人。除去这些家伙之外,当年耀眼登场的新人们也都早已成为队中主力,变成中生代了。不知不觉间,这个圈子现下又悄悄形成了另一股更年轻、活泼的新势力。瞬息万变啊!

「你倒是对自家的新人说几句啊?」张佳乐叫着,起了个头,众选手便也跟着附和起来:

「是啊,身为队长!」

「自己队内不管教,到处调戏别家新人是怎么回事?」

「说说他们!管管!」

叶修回头,发现自己身后的兴欣队员们都看着他,脸上表情不一,陈果像是好笑又无可奈何;方锐魏琛一脸看好戏那自然是不用说的;苏沐橙和乔一帆都带着微笑,两个已出道选手大概也不担心他说什么;唐柔包子安文逸莫凡罗辑几个,倒真的都是因为他,因为成立了兴欣战队,这一年才正式出道的新人。

哦,还有一个人,他不会忘记还有另一个,将让嘉世重生的小小选手,他一定也很快就会到这个地方来……

「我们兴欣的新人都不用我多说,丝毫不令人操心。想想他们的队长是谁啊?」

叶修挥挥手,但已遍地炸开的众愤难平,在各自的车来之前都持续吵着,嚷着。叶修悠然应付着集中的炮火,论资历,论冠军数,论各种对战纪录,这边还有谁能在环绕着荣耀的话题上扳得倒他?他们又本就是为荣耀而生,为荣耀而狂热,因荣耀而聚集于此地之人。

另一个或许也说不过他,但论资历真是同样悠久,同样在这十年间认识接触了这么一大群人,处事性格却始终和他几乎完全相反的家伙,在这一刻也和以往一样,对他这么刻意招惹民怒、招惹后还要自己稳稳拉住仇恨的行径相当鄙视。

叶修对上他的眼睛,却是大大的冲他一笑,几乎可称得上灿烂飞扬。



旧帐重算,过去嘉世和霸图之间累积的仇恨,在演变成双方粉丝看见彼此队伍名称必反的情势之前,最初的渊源,还是率领着嘉世的那个人前几年实在风头太盛,三次阻挡霸图夺冠,而韩文清也在第四次硬生生截断了他的冠军之路,令辉煌王朝写下句点。两个队伍的宿敌之名,与其说是队伍整体的不相上下,倒不如说站在风口浪尖的两个人同样强悍而互不相让,仇恨源于此,也必将了结于此。

如今其中一个人,曾经退役,却换了个名字,换了个角色,拉了批新队伍,再次杀回联盟,并于季后赛对上霸图,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六年前暂时告一段落的经典交锋,将在场上重现。

韩文清心里却很平静。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十年很久?他没有那么多的感觉。从他第一次遇见叶修,他就知道这是会和自己缠斗很久很久的对手,叶修让荣耀竞技的一切变得更令他沉迷而执着,他一直不认为他们之间的帐会有轻易算完或终结的一天。十年?他觉得应该还有更久、更久……叶修中途退役的时候他是那么生气,但那家伙还是回来了,就在这里。他从来不曾怀疑叶修,叶修也未曾让他失望过。

两队选手在通道里相遇,叶修忽然问他何时退役。韩文清答得毫不犹豫,就如无数好事者试图从他这儿探听出什么的时候一样:「还早」。这家伙话总问得直接白目,令人听了跳脚,但韩文清还是看得出来叶修笑容里是高兴的。虽然他下一句「霸图今年没戏」立刻引来了更大范围的仇恨。

“今年”。反射性表示冷哼的韩文清并没有留意太多这个词语背后的意思,就算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异样,也只是一瞬,早已全部投入到沸腾比赛的心思不可能再为此分出一丝一毫。

季后赛,兴欣对上霸图的第一场,延续这个赛季以来的惯例,代表兴欣首席出现的依然是叶修。然而这一次,霸图这边却是以韩文清的退让开局。


「这家伙确实变了啊……」

第一场,观战魏琛对决韩文清,针对韩文清细微的调整节奏,叶修就半是嘴炮半是感叹的说过「这人变有意思了」,令旁听到的陈果不由得腹诽「你这家伙是在说跟人家过去十年的对决很无聊吗?」;到了第二场,方锐对上韩文清的时候,他的话又更多了。

「居然变得这么冷静,真是没劲透了。」

「这家伙现在是真有耐心啊!」

一直听着的魏琛意味不明的「咳」了一声。但叶修根本没听见,继续耐心对陈果进行着场上的解说。

十年的对手,看了十年甚至更久的家伙。旁观者也许会以为依他平时的态度,这不过就是他对韩文清的一种调侃,一种见证过岁月的感慨,但叶修自己知道,并没有那么纯粹、简单。

他嘴上总说韩文清早就被他打爆了,但事实上,他曾是那么拚尽全力钻研如何才能击败他,因此对韩文清了解得彻头彻尾,了解得钻心入骨。

正因为了解得如此深刻,他才知道要让韩文清改变是如此艰难,韩文清无时无刻燃烧全力对抗一切伤害的姿态,是他一直以来最大的特征、最大的优势,然随着年复一年状态开始下滑,这作法却也成为了他致命的缺陷所在。

叶修看得太清楚,他相信对方也不可能没有发觉,但这么多年来韩文清还是几乎没有改变,不管是第四赛季和性情风格皆相异的张新杰开始搭档之后,抑或直到上个赛季张佳乐、林敬言加入了霸图阵营,尝试了新的打法之后。

作战策略可以调整,招式可以重组改变,但构成韩文清的核心始终是他的性格,他出招的姿态依旧固执强势毫无保留。

然而,上一赛季来势汹汹的霸图在决赛败给了轮回之后,这一次几名老将选择蓄力,将目标集中放在季后赛,而韩文清,终于在这样的情势之下,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那个从来一往无前的家伙,不屑于暗地里盘算、和对方慢慢消磨时间只为等待出击时刻的家伙,改变了,只为让自己的战斗模式更富变化、更具有弹性。

就算改变的幅度只是些微,就算那已足够令大批荣耀粉丝、选手感到震惊,却没有人会比叶修更了解这有多不容易。他看着这样的韩文清,更是百感交集。

他真应该替他感到高兴。但是,隐隐约约却有些酸涩、怅然。

他不可避免地一直想起当年他们在网游里初次相遇:韩文清操作着大漠孤烟的拳头毫无影响似的穿过战斗法师的无属性炫纹,准确击中了一叶之秋的头部,沉闷的一声「砰!」,伤害不大,却让他十分惊讶。那一刻他就知道眼前这个对手,和过去千千万万他曾经交手过的,有多么不同。

和他的风格、理念更是截然不同。但却一样强得令人兴奋,令人肃然起敬。

但是现下……

韩文清正在改变。而这份改变,无疑会让他更进步。

叶修由衷希望这个人能毫无顾虑的继续在联盟里奋战下去。


十年宿敌,十年缠斗的了结,胜出者,是叶修。依然是叶修。

韩文清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家伙,再一次于季后赛中战胜了他的家伙,恍惚间彷若他们又回到联盟最初那几年,每一次分出胜负,他们面对彼此没有太多话能说,时至今日依旧。这并非尴尬无言,而是──正因为知道对方了解,所以不用刻意诉诸言语,不论是指出对方的不足,或客套的安慰。他们默契的共享这一份理解,在心底深处为对方的存在感到喜悦,并以彼此为荣。

所以,一方也只是简单的献上祝福:「恭喜。」

而另一方也坦诚的接受:「谢谢。」

……也许,还该补充一句「下次,场上见」。看着叶修接着逐一和其他人握手的韩文清想,就跟过去每一次赛后他总是对叶修说的那样。然而他的宿敌带着他的队伍消失得很快,显然已经头也不回的准备投入接下来的冠军赛之中了。



荣耀界为之疯狂。

三点五秒,然后是三秒,在所有人目瞪口呆,还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之际,那个散人已经毫无犹疑的,完全在最后关头爆发,完全的技术辗压,完全不给对手一丝一毫空间,令人窒息且难以置信的强制结束了一切。

强制的,绝对的。轮回的最佳搭档就这样看着对方欺向前来,顶多还隐约能辨别眼前的人接下来似乎要出什么招,微弱而模糊的意识掠过脑海,接着,世界成了一片灰白。他们连联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毫无缝隙的,一个接一个被干掉了。

全部,全部在场、随着转播画面收看的、关心着这场赛事的观众震慑。而后是,为之疯狂。

冠军,当之无愧的冠军,荣耀第一人睽违七年,凭着最后这六点五秒史无前例惊心动魄的远超过去所有人的发挥,再一次立于荣耀之巅。

但是,众所瞩目的主角并没有出席赛后记者会,没有。

捧起他的第四座、却可能是最具代表意义的一座冠军奖杯后,他又消失了。

而观众席上,在所有选手起立鼓掌表示对这一场战役的敬意之际,几乎就在最后的六点五秒刚结束的那一刻,有个人倏的起身,飞快的消失离开了座位,有人注意到他一闪而过的身影,但已没有人有心思去留意那是谁了……


胜利!

结束了。

叶修走在迈向轮回场馆外的选手通道,脚步是不是还有足够的力气不知道,但膨胀在胸臆中的喜悦,和获得满足之后的宁静感,让他的意识还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清醒,所以,这点小事,真的是不足令他在意了。

在重获最高胜利的这一刹那,当远离了所有队友的簇拥,再度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刻,空白的脑袋里最先想到的,还是十三年前他初遇的那个伙伴,他最好的朋友。那个人离开了这里,却留下了君莫笑,那把独一无二的千机伞,那是最能代表那家伙极致才华的结晶,那也是,令他得以重返荣耀,回到这片战场的一线生机。

而现在。他做到了。君莫笑注定载入史册,而他成功收获了冠军,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他感到充实满足。

可以抽一口菸了,他终于走到户外的地方,随便朝一个眼角瞥见貌似能坐下的位置。他试着摸出口袋里的东西,唔,怎么,还是点不大着呢?


然后他听见一个稳定的脚步声朝他走来。

他嘴角弯了起来。这可不是会在比赛结束后和他一起在这种地方继续吞云吐雾的人,但此刻出现在这里,他也一点都不意外。或者说,在这十年里,这个人早一步,或晚一步过来,他都不会感到太意外。

不过,他心里还是赞扬着对方所挑选的时间。精准,不曾令他失望的精准,十年如一日总在最恰当的时机出手,给他最具被看破看透的压力。现在这份压力渐渐逼近到他面前了,他却一点也不紧张,反而如释重负。

「差点五秒就解决了。」叶修笑着对来人说。

他已经太放松,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脸上早已支撑不起这么一个笑容。韩文清表情差点儿就绷不住了,你这家伙,到底都做了什么呢?但这次,他更不会真的这样说。当叶修开外挂似的爆发出平均500 APM的手速时,他就已经有所预感,而最后六点五秒彻底极致的辗压出现时,这份预感便成了确信。同时一切都变得明了。

「你要退役?」

韩文清问,说不清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是那么确信这个人和他之间的征战不会如此轻易结束,但是,就在看见那样不顾一切、将自己逼迫到前所未有过的极限的叶修,韩文清已经清楚看见了他的决心。

这家伙,从决定一路杀回联盟的那刻起,就已经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他已不仅仅是争胜,而是将其视为最后一次争胜,以及对自己这十年场上拚搏生涯的最后一次允诺。当距离完成目标倒数的时刻来临,他所做的,只有毫无保留爆发自己所能办到的一切,因他要的只有这几秒,不论消耗,不论身体的负担,不论危险,不论夺冠之后的以后……

韩文清可能比谁都要明白且深刻的看透了这一切。事实上,他问的也是一个自己早已知晓答案的疑问。


「老韩,我知道你也许会更喜欢『场上见』这种说法,」叶修没有毫不留情的指出他苍白的问话,而是若有所思,彷佛在斟酌说辞:「不过,我一直觉得我们肯定会再相见的,就算不是比赛场上。」

韩文清皱眉,正要问什么意思,眼前坐着的叶修却突然身体一歪,韩文清只来得及更加凑上前,正好在对方上半身向着前方地面倾倒前接住,叶修完全失去力量的身体斜斜倚靠着他的,韩文清将人头扳到能看清正面,叶修这会居然已经完全阖上了千斤重的眼皮。

……你倒是把话说完啊。

比起看到对方如此的疲态而感到胸口酸涩,他更多感觉到的还是被摆了一道。

不过。

微乎其微的,几乎是无人能够察觉的,韩文清的嘴角,仅于此时此刻上扬了一下。

他将手伸到叶修颈后,以尽量不影响其熟睡放松的姿势,弯腰拥抱住了对方。



近一个月后。

荣耀世界邀请赛开启。

当初宣布退役的家伙,这回又跑回来做了国家队的领队。

世事难料,瞬息万变。

不过,这次回归再没有物是人非的感伤,只有延续,将现有的、现存的一切延续的机会,并往更高更远的境地继续实现梦想及抱负的机会。

把握当下,继续向前。再多走一些。


国家队集训结束后隔天,Q市霸图俱乐部,有个人拖着行李,跟着暂时归来的霸图选手一起从相关人士出入口混了进来。

他熟门熟路的在建筑物里穿梭,一直来到某扇门前,敲响某选手的专用房间。

韩文清打开门的时候,午后的阳光就伴随着这人一起闪进了昏暗的室内,一片亮白,几乎掩住了叶修半边脸。

「你在干嘛?」

「这里还能多住一个人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就走到了里面,开始把手上的行李任意堆置到房内一处,并一一褪去身上多余的外套、名牌挂件,丢到韩文清的床上。

「距离出发还有几天,考虑到出国是长途劳顿的路程必须先休养生息,借张床给国家队的领队代表躺个几天,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真的要说,光从这房间座落的地点是霸图俱乐部来看,藏着这么一个不久前才干掉自家队伍的敌人在这里,问题就已经颇大。

而且,集训地点位于B市,这家伙的老家貌似就在那里吧?

不过现下这一切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针对这些细碎的着眼点吐槽并不是霸图队长的画风。


虽然出于个人原因婉拒了国家队的邀请,但显然关于这支队伍的一切消息和出赛行程韩文清都相当清楚,叶修的话他听着一点反应也没有。

一个月前,这家伙说了要退役。

而后,世界邀请赛的宣传打出来,在事先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这家伙作为国家队领队曝光,再一次受到高度瞩目。

然后,直到今天,再度出现在自己眼前。

「这就是你所说的『还会相见』?」

韩文清说。这话其实问得相当没重点,在一连串相关事件发生的前提下,容易令人抓不到他想表达什么,是在问叶修:当初所说的“再相见”是否代表他早就预见了会有这样的状况,退役说穿了只是幌子?撇开这点,这三个字本身和表面上听着的是否又有所不同,另外带有什么特别的意涵?亦或者,他也没打算要问什么,单纯想对叶修现在这莫名其妙的举动表示一下他的嘲讽……

韩文清什么也没解释。但他的语气相当平淡,让人感觉他其实什么答案都已经知道了。

他也确实什么都知道了。如果先前只是推想的话,今天见着叶修的脸,看着他不寻常的所作所为,依凭韩文清对这人的了解,这些答案已经全部变成了确信。

不过叶修,到底还是穿过了他淡漠表情下所设的重重阻碍,精准而直捣要害的抓住了这句话里尚存的一丝丝犹疑。


「我所说的会再见面,」

他在这被他一来到便搞得略显凌乱的房间里重新接近站在门口的韩文清,站得靠近一点他再度感受到三公分的差距,这令他必须稍稍仰起头,才能接近韩文清那视觉上相当刚硬、不够柔软的嘴唇,不过很快他就不须那样费力了,因为韩文清也同样的俯下身来。两唇相碰。

叶修笑了,略微分开后,伸手摸着韩文清明显放松下来且渐渐被愉快的情绪渲染的眼角,感觉到自己腰间亦被男人有力的手臂托住。

「从来就是这个意思。老韩,脑袋一头热的全送给荣耀不是太好啊!」

「……你有资格说吗?」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微微的映在昏暗的房间里,地板上流淌着的光华,好似已经不是纯粹的物理微粒,而是时间,是时光。

那是属于十年宿敌的一个午后。他们在这一刻已经一同拥有许许多多的积累和沉淀。而随着关系开始被赋予另一种形式,以及他们对这份形式的允诺,他们势必将一同面临并拥有更多。


从此刻以后,再漫长的时光,倒映出的也势必都不是一个人的影子。

他们皆是对承诺坚决而勇敢的执行到底的人。


- 二 午后阳光 完 -


-TBC-


※下章连接:(5)

 
评论(6)
热度(78)
© 逆流想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