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栩/阿木习习
呷飯皇帝大

【韩叶】如一日 (3)

这章起即原作正文开始的时候,我会在一章内直奔原作结局时间点!(接着这文就进行一半啦←

※前章连接:(1)(2)


————————————————————


二 午后阳光


第八赛季冬季转会期那段时间,播出了叶秋宣告退役的新闻。霸图俱乐部的休息室里,大家正好是一起收看了这条消息的。不管是训练室,战术会议室,甚或是休闲空间,有队长大人韩文清在,大家那基本上都是不敢太放肆表达情绪的。更何况这条新闻还关于叶秋,敏感至极的话题啊,这是要他们玩笑性质的调侃一下对方终于顶不住战绩压力索性退了好呢,还是叹息一声表示对这位大神前辈的敬重和惋惜更好,但哪一边似乎又都不大对劲,于是所有人居然默契十足的──选择了静默。

他们记得可清楚了,近年来嘉世战绩愈来愈差,简直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然而惨归惨,身为宿敌队伍应该表示的敬意和尊重,以及为了彻底了解每一位对手的基本义务,每一场嘉世的比赛霸图还是不得不观看研究一番的。而在观看期间,除去单挑场外,一叶之秋在团队赛中的发挥,韩文清有时看着看着竟会突然站起身来,而队里的众人都知道这是什么信号:队长大人很生气,非常生气;这种时候,他骂出什么话都不奇怪。而韩文清有时的确就这样骂了:「太差了!干脆别混了!」对象指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接着韩文清便会重重跌回椅子,一脸肃穆静默彷佛刚刚他什么也没说过。

队长嫌弃死自己的宿敌了。虽然霸图这几年也不如以往,但至少还是季后赛常客,而嘉世?不说那支队伍多久没进季后赛了,这一两年的排名,已经变成倒数了吧?霸图有一些较年轻的小将、替补,都觉得,不管过去纠葛多深,再把霸图和嘉世用宿敌位置画上等号,好像不太合适了?

果然,这一次韩文清也不例外的骂了对方一声「没出息」,接着似乎便认为这新闻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般,起身准备离开了。霸图的队员们在此刻却多少都觉得心里有些微的受到伤害,好像队长那一句话不是针对叶秋是刺在了他们胸口似的。没办法,作为经常被嫌弃的标的对象,他们太能感同身受。这一刻他们的心,居然同理到死对头叶秋那边去了……

偏偏有人就是不能嗅出这种气氛,例如较为年轻的选手。王池轩居然语气轻快地忽然飞了这么一句:「其实叶秋也差不多到年纪了……」全然没有恶意,全然的闲聊和善性质,没想到还没完全走开的韩文清突然在此刻转身,说不上凶狠却是颇具威严凌厉的瞪了他一眼。

「你说谁到年纪了?」

叫你谨言慎行!众队员都在拚命对他使眼色,霸图队里规章第一条,关于叶秋的话题,一律谨慎处理,保持缄默为上策,最忌不懂装懂,你都来多久了,还看不出叶秋这家伙之于队长的各种微妙?不要评论叶秋,切记不要随便批评,那是队长才能做的事,当然也不要随意赞美,如果你还想在霸图里混的话。你记不记得那次韩文清才骂完叶秋在其他比赛里的表现,下一轮对上嘉世,跟叶秋在擂台赛交手后下台时反而显得心情缓和挺满意的?基本上,那次咱队长还输了呢(虽然本来就残血不多,虽败犹荣啦)。什么?你说你什么也看不出来?都这么久了还摸不透你跟随的主儿心里那点小九九,你这人是不是天生缺乏一点在社会上混的眼力?我看你还是早早准备收拾打包滚走吧!

可怜王池轩全然不懂队友对他释放的讯息,还以为是自己这话指出叶秋年龄问题,不小心暗示冒犯到同样年事已高的队长了,只得干干巴巴地:「我、我想,队长的话绝对不会就这么退役……」

不过他的误解正好替他解了套。就见韩文清听后沉默了几秒,再抬起头时锐利的眼神已经缓了许多,他只是淡漠地说:「还早。」便转身真的走掉了。

队友们都是大大替他松了口气,见韩文清背影没了便拉着他一通教育,要他复习复习队长和他的宿敌这八年多甚至更久以来的纠葛,叶秋那家伙虽然真的是讨厌、讨厌得不能更讨厌,但队长对和这人有关的事情态度是无常的,其中奥妙是你要花心思去揣摩的,再不行就多观察队长点儿,他的沉默散发出来的气息是有分等级的,有时候是我们最熟悉的凶悍,有时候,嘿,还真有点别扭的东西在里头……

霸图队员场上一如既往强势发挥,私底下互相帮助倾囊相授也是毫不遮掩特别爽快直白。

不过,早已熟知队长脾性的众队员也知道,这一次韩文清是真的不爽,很不爽,叶秋的退役,绝不是骂完之后,对方隔天就宣布复出这种程度能解决的。于是韩文清的不悦也就始终这么静静压着,阴魂不散,甚为恐怖。至于恐怖的程度大家大概还是低估了。一直到将近一个月后,张新杰向他报告,网游里出现了一位素质全面的高手在捣乱时,韩文清开口第一个推测的职业选手居然就这么直接的排除了叶秋,连当下话已到嘴边、却不敢轻易说出的张新杰都不由得对他的怨念之深感到愕然。

不过鄙视归鄙视,叫人滚蛋归滚蛋,一转念就决定亲自去见见对方这种事,真是全队都不意外。那会儿被一起拉过去,顺道见证了这对宿敌重逢的白言飞同志想。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

就跟那个他始终难以真正超越的家伙一样,这个帐号,这个无数次站立在他面前的角色,对韩文清而言也有难以言说的意义。

他不敢相信叶秋就这么放弃它了。这个伴他走过十年的角色。同样在联盟混迹多年,他深知没有背后支持的战队,叶秋不可能短期内无中生有再拿出另一个具有相同资历、足以匹配他实力的帐号,在叶秋交出一叶之秋的那一刻,他知道叶秋这一次是难以再返回联盟了。

每一次他看见孙翔操作的一叶之秋出现在萤幕画面上,他的心就不断的往下沉。选手会消失,可是角色不会,韩文清早已历经许多离别,来自同期选手的,以及队内伙伴的:郭明宇离开后扫地焚香辗转到田森手上已经是第三代了,索克萨尔由喻文州接手后帮助蓝雨在第六赛季夺下冠军,王不留行最初的操作者也不是王杰希,当年刁钻多变的新人改变风格适应队伍后也两季拔得头筹;而自己队上的。那更不用说了,自从第四赛季结束后,队上成员已经没有和自己辈分相近的选手。

身边的一切无时无刻在发生改变。一叶之秋历史再久,早晚也要被其他后生晚辈接手;孙翔,这个第七赛季出道的新人,在很多人看来就是无比适合的人选。

但韩文清还是感到很不满,很不快,这跟接手的家伙是谁没有任何关系,他就是难以接受:我还在这里,还没跟那许许多多的人一样选择退出,你凭什么轻易放弃?

韩文清对他那唯一的老对手,唯一的宿敌,要求是这样的比对任何人都要苛刻。

看着全明星周末上扬言要了结恩怨却被他轰下来的孙翔尴尬困窘不已、且略为畏缩的移动到他面前,韩文清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好笑,他对一叶之秋这角色,原来比他自己想得要具有更深的情感和执念,但说实在,这跟眼前的年轻人不该有任何关系。他也就是针对对方年轻气盛的态度说了两句,更多的还是指出对方的才华优势及尚有不足之处。

前不久在网游里遇见的那个散人,那个前所未见的武器,还是更多的盘旋在了他脑海里。在他看来,虽然还摸不出君莫笑的实力,但叶秋的应对和态度,很显然并没有放弃的意思。

那个角色从哪里来?伞一般的武器又是怎么锻造出的?这一刻,这些疑问都不是那么重要。那家伙会回来!韩文清毫不怀疑他的死敌绝对能做到。具体该怎么做,或那家伙选择怎么做,那都不是他会感到操心的。

韩文清对叶秋比任何人都要苛刻。是因为,他对那人确实怀着比任何人都更多的期待。

就跟初相遇时叶秋令人惊艳的打败了他一样,就和第二赛季决赛后叶秋坚持分给他的那碗一半的打卤面一样。

他早就把叶秋摆在了不下于自己的位置,并始终那样专注而密切的注视着对方。



叶秋,或者说,现在是叶修,在历经半个赛季的重整旗鼓、追寻小伙伴、意外与老熟人重逢,兴欣战队终于初具形体,筹备着,等着第九赛季借由挑战赛重返联盟。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老魏?」要比感觉意外,他跟对方大概是平分秋色,就不特别拿出来提了。

「呸,有我加持是你荣幸!遥想老夫当年……」魏琛嘴上也从来不会客气,要吹要嘘可是一点都没在心虚的,这点倒是无论过多少年都不会变。叶修很欣慰。

「张佳乐也是一点都没变。」

「哦,那小子技术有提高了啊!」当时混战中的短暂重逢,在北桥头被浅花迷人一下子揪出来的术士压根是把自己向轮回公会一众展示何谓猥琐的跳水遁当全没发生过,长吁短叹,「当初一股子单纯傻劲,现在风格更犀利和斤斤计较了啊!」

「可惜运气还是一样差,」叶修一脸惋惜:「复出却不选择兴欣,没眼力拿不到冠军的啊!」

「……」

战队的人好几个都到H市聚首了,季后赛的转播也会在练习室里一起看。整天在网游里忙着提升练级,这时刻大家算是最放松的。叶修和魏琛坐一起,包子则很有兴致的挤在两人中间。虽然霸图在这赛季被淘汰得早,首轮对上烟雨那几场,魏琛看着转播画面,话题还是绕不开韩文清。

第三场霸图在烟雨主场败北,正式出局,赛后记者会上韩文清看上去也没受到影响,还是那般淡淡说了句「明年我们再来」,气势就足够威压全场。好似他还完全有足够的资本,好似他还是初入联盟的那几年,每一次于季后赛失败,他都是那样未曾失去信心和骄傲,对失败淡漠处之。

「又是一个不变的家伙啊!」魏琛感叹表示,显然退役期间一直有在关注职业圈内认识人们的状况。这话却说得一点意外色彩都没有,那是只针对韩文清这个人。

叶修则是相当淡定的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没说什么。见魏琛看了过来他也一脸莫名:「你觉得他还能说什么?」

摇摇头,魏琛评论道:「真够无情的。」说着带点惟恐天下不乱的语调斜睨了对方一眼:「以前你们明明感情那么好……」

「谁谁谁?谁跟老大感情好?」

「包子,无中生有的造谣不用理会他。」

「是!老大!」

「谁造谣了,别这家伙说什么你都听!」魏琛一边教育包子,一边续道:「老实说吧,几天前分析完他开始改变打法的结论,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魏琛会这么问是有他的原因的。一开始震惊的感觉已经过去,除了他多少想探听韩文清打完这三场后叶修究竟从视频中看出他尝试改变已经到达什么程度,另一点他更好奇的是,叶修对这事本身的想法。很多和这两位大神不太熟的选手都不清楚这对宿敌的私交到底如何,作为一开始就认识他俩的人之一,魏琛当然知道大致的情况,但大家都在的场合里表现出来的是一回事,实际上叶修对韩文清这人是什么评价和想法,他就从来没听叶修说过。

这么说吧,叶修对他或郭明宇都特别不客气,大家在比下限方面是臭气相投型的;而韩文清和叶修在某些价值观上──就以战斗风格为例,明显互相抵触,他俩打起来出现一两句意见不合也是常有的,每次韩文清强势的说,他只知道如何往前云云,叶修从来不会正面和他争辩,不争辩也就罢了,却往往还要招惹性质的说上一两句才罢休,魏琛有时都替这人觉得,找抽吧这是?

「等他真的研究出来了,再一举破解就是。」结果这家伙还在说得自信无比。

「你什么想法都没有?你的对手有可能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退役期间看了不少偶像剧啊老魏?」这回换成叶修无语了,魏琛摸摸鼻子,也觉得继续追问下去没啥意思,骂了句你自己提心点儿吧,转身准备回到电脑怀抱了。

没想到叶修却是坐在原位,静静把水喝完,才又低声道:

「他就是什么时候都不爱保留任何一丝力量。」他说。「这些年,成在此,败也在此。他的改变因此一直都不够彻底,我也很难说是好是坏。」

然后,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房间里一片静默。陈果正好出去了,否则那女人肯定要追问上一两句,而包子则是双眼闪闪发亮的看着叶修,沉浸在老大好帅的感动中。

魏琛也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但他受到的震撼跟包子不在同一个点上,是另一种层面,足以唤醒他一些远古的记忆,连结过去和现在他感到可疑的细节,然后找到了能够佐证这一切的公式,得出他觉得不可违逆的结果。

「……我鄙视你!」

但他最后居然只能用这么一句话来骂对方,以表达他目前难以言喻的心情。

「啊?」叶修富有节奏的敲打键盘的手顿了下,头探出萤幕歪了歪。



韩文清尝试开创新打法并非没有理由,夏季转会期,随着林敬言离开呼啸觅得新归宿、以及曾经的百花大神张佳乐所复出的战队公布,霸图退无可退的决心和野心也完全暴露。

为了表达他的鄙视,叶修特地开了那初代二代选手专用的群来输入,这群已许久许久没人冒泡,而现在联盟里还打算继续拚搏的选手就占了五位,分布在两个队伍中,这个密度还真颇有几分高龄人口群居的意味,叶修点开窗口的时候也不免长吁短叹一把。

“我真是太低估你们了,霸图什么时候变成老年人休养地了?”

“你才休养,你全家都休养,你回得来再说!”张佳乐第一个跳出来。

“这不是就要回来了吗?别被吓到哦,我们年龄分布可均衡得多,新人辈出……”

“可惜队长年纪是大了点。”林敬言也跑出来打趣。

“可不是,年纪大了想继续当队长也不容易啊。”

“靠……”林敬言这是被自己的话反嘲讽回来了。

“说什么有的没的。”鲜少在线上聊天的韩文清也出声了。

“老韩,终于肯理睬一下了啊?我很欣慰。”

“我不理睬你,你不高兴了?”

“我靠,”张佳乐目瞪口呆:“你俩对话原来这么暧昧?”

“打个招呼而已,哪来那么多想像力。你们看看这世道,张佳乐舍弃百花,林敬言被呼啸抛弃,老韩哪天霸图不要你了,以我为楷模搞不好更有机会拚个冠军哦?”

萤幕另一边的人都是无语了,这都还是人家心上疤,没完全成为过去的事,这家伙就这么说出来了,还把自己离开嘉世的现状一起搭了进来,以自己即将打挑战赛的经历为傲,这什么人啊?要不是对他太熟悉了,听的都要纠结起这话背后的居心了。

林敬言和张佳乐都在想霸图队长这会如何反应呢,就见韩文清丢出了一句:

“你回来。”

不是等你回来,也不是你先回来再说,这三个字简单、直白,颇有无视对方的挑衅,叫人现在就立马杀回联盟、证明自己所言不假之意,充分显露韩文清的霸气。不过这种发言,此刻出现在这个群里,怎么看怎么都有种忽而视我等为无物的气氛呢?

“嗯,很快回去。”

叶秋,那个叶秋,在片刻的沉默过后,居然还回覆得这么正经,围观的两人都狠狠起一身鸡皮疙瘩了。平常看韩文清在媒体面前放话,常被放大渲染好几倍,都没觉得怎么,现在活生生搬演到小视窗里,搭配叶秋端正无比的回应,杀伤力居然这么大。那个不知耻的家伙,和这边他原以为特别正直的好伙伴新队长,果然有奸情啊!张佳乐才来到霸图就被自己的新发现给震惊了。


后来叶修报名挑战赛,名字的问题牵扯出不少风波,叶秋变成了叶修;再然后,兴欣赢得了挑战赛冠军,伴随着老东家嘉世出局的,还有一堆丑闻,曾经战队的支柱是如何被驱逐、退役后又受到了何种对待,一一浮上台面。

在B市,一通电话被辗转在好几个人手中递来换去,最后终于塞到了被找的人手里,没有人知道播来的是谁,但那也不重要,只因所有人都太疲累,又太喜悦了。

应该接听电话的人,更是还在呼呼大睡。电话响了一会,停了。中间他被移动过几次位置,恍恍惚惚醒来一次,那放在身旁的电话像有所感应似的又响了。

「喂……」叶修的声音很显然还在意识模糊之中。

「……」

这几天新闻播报不断,辗转得知了各种事的韩文清,即使是片面资讯也已能推敲出这家伙在嘉世后来的处境,以及被迫退役后所过的生活,他非常愤怒,完全无法在任何人面前掩饰的愤怒。那些他没想过的事情,没想到竟会是如此所以没有深究了解过的事情,一下子就清楚明了了起来。过去他极少打电话给叶修,那是一个下了比赛场就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但这一次他是这样愤怒,顾不得自己正要积极备战季后赛,第一时间居然只是想打电话,让对方听听他的声音,让他感觉他的愤怒。

但是,一听见这家伙困倦不已的音调,他居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你这是干什么呢?」

「干什么?什么……」对方似乎还摸不着头绪,但经过短暂的沉默,话筒那头的气息也慢慢改变了,逐渐变得清醒、明白了起来──而后,似乎也意识到了质问着自己的人是谁。

「老韩,」没想到叶修打破寂静的第一句话居然是笑出声来,呼吸气息非常的清楚、稳定:「一切都跟我说的一样,对吧?」

愤怒的情绪已经绷不住了,掺杂了别的情绪的东西开始一起流了进来,九年前他就知道了这是一个怎样的家伙,他的强悍,他的坚韧,韩文清从不怀疑。但是,不管是无数次对方击败他的时候,或者拿下三次冠军创下历史的时候,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他如此深刻的感受到对方的强大,在走过这么遍布荆棘、风风雨雨的九年的这一刻,他的声音听起来竟还像他们最初相识时一样,如此专注、积极,甚至带着夸耀的口吻纯粹说着自己取得的荣耀:「跟我说的一样,一路杀回来了,怎么样,怕了吗?」

这个家伙。「你在对谁说话?」

「哈哈,还是小心点吧,我们目标可是冠军。」

「一如既往全力打败你。」

「一如既往?」叶修吐槽。

这种对话,在他们之间,出现过很多次,无数次。但这一次,在电话两端,两人的心境却是异常平和,就像洗涤了无数次的天空终于拨云见日,他们再一次一起目睹了最原始而美好、始终闪闪发亮之物。

「老韩,」微微翻了个身,叶修眯着眼注视着房间窗外的景色,忽然说:「我们这里,阳光正好。」

韩文清愣了下,也从练习室门边探出了头。Q市的下午,马路上车子来来往往,行人交错,明亮而不那么炙热晃眼的太阳毫无遗漏的笼罩住每一处角落。

确实。「嗯,阳光正好。」

最煎熬、焦灼、困顿的都已经过去。阳光正好。



-TBC-


※下章连接:(4)

 
评论(4)
热度(71)
© 逆流想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