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栩/阿木习习
呷飯皇帝大

【韩叶】如一日 (2)

说好的日更!留言晚点儿回……;;

※前章连接:(1)


————————————————————


第一赛季,以嘉世对决皇风胜出落幕。郭明宇的表现固然可圈可点,但看在众人眼里,这就是扫地焚香终究无法胜过一叶之秋的证据,经角逐后叶秋依然站在了三神的顶点,势不可挡。被记住的,永远只有冠军;对众选手们而言,也只有冠军才是唯一。

第二赛季很快开始,名为百花的新人加入战局,一下子就攫取了大量目光,一代选手诸如魏琛和郭明宇等人皆成为其手下败将,江山人才辈出,新人汰换旧人的速率有些太快,然而一二期选手总数加起来还是不多的,大伙有草莽时代开山的革命情感,私交都不错,选手群建了后魏琛闲来无事就在群里调侃兼调戏后辈,叶秋年龄不大却仗着自己是前辈也逐渐养成了倚老卖老无压力无距离的习性,张佳乐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难免有些纯真无知的发言,就经常被这俩一搭一唱回覆到气结。

在进入季后赛前有段空白的休整期,选手们积极备战之外心态也较比赛时期放松,群里便又热闹了;双花组合即使被叶秋击败过一次也依旧被外界视为夺冠热门,但两位新人可是不敢放松。

“下次一定击败你!!”选手群里,张佳乐态度坚定依旧。

“我说,都教育几次了,要击败我,也先击败老韩再说?”

“还有蓝雨,你把别人放哪了?”魏琛不满,蓝雨依然强队,那也是进了季后赛的。

“我也在呢,把人都当哑的?”皇风的郭明宇。

“素质问题,老魏和老郭……那自然就算了。”

“喂喂喂!臭小子很敢说啊!下次非收了你不可!”两老异口同声。

叶秋弯着嘴角,丢了一个轻松写意的表符过去,然后点开联络人列表,把那个灰色的头像按开密频窗,也不在乎对方实际上是否在线,就擅自开始敲打讯息:

“新人组合来势汹汹啊,怕了么?”

“常规赛霸图是不是也不小心输掉了啊?别忧别忧,依我看季后赛你们还是极有机会的。”

“你再不说话我就真当你不在了啊……”

过了数秒,终于有不同颜色的字体跳了出来。

“多管闲事。”

对方还是那样言简意赅,但叶秋也不会因此而受到半分打击。

“要不要打个赌啊老韩?”

“什么赌。”

“冠军。当然,是如果霸图有闯进决赛的前提下。”

这话言下之意,是先行一步将嘉世划分进决赛队伍里了,在选手群里说得这样直白那是会引来无限嘘声的,但他同样绝对自信并要强的死对头可不会这么做,所以叶秋也就更不客气,更坦然不遮掩了。

“当然会进。”韩文清毫无动摇道。

“那好,最后输的那方,可要负起当地陪的责任啊,老韩你备赛之外可以预先熟悉一下Q市的地形了。”叶秋擅自决定了内容和规则,居然就下线遁了。

对面假装下线,使不出跟叶秋一样猥琐手法继续对其穷追不舍的韩文清只是愣了愣,什么跟什么?


结果意外也不算太出意外的,冠军奖杯再度由不可一世的叶秋和其领军的嘉世捧起。

若说第一赛季是一鸣惊人,第二赛季便是奠定声誉,历经新人崛起、宿敌相逼至决赛的挑战,叶秋已经向外界完全证明,他依旧是当今荣耀联盟里的第一人。

几乎就在夺冠隔天,因为客场而还留在Q市的叶秋,跳上了韩文清的摩托车后座。两名少年一个十八、一个十九岁,就这样在Q市海边一路前行,笔直而飞快,宛若这条让人屏除一切杂念的公路。叶秋没问这车子韩文清哪弄来的,也不在意对方是否无照驾驶;韩文清则一如既往什么都懒得解释。即使昨天才输给这家伙,心境上他也未曾因此觉得自己矮了对方一截,外表仍是那张沉默寡言的脸,然而眼里属于十几岁少年的固执、张狂、碾碎了挫败一往无前的自信,在此时期的他身上特别外显且张扬。


目的地是距离霸图俱乐部几公里远的另一间体育馆。两年多前大大小小比赛盛行,其中一场位于Q市的线下赛,就是在这里举行。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叶秋,也许还有他身旁的搭档,韩文清不是太记得对方的长相了,但他也从来不会问叶秋另一个人去哪了。

「老韩,那一次似乎也是你败北而归啊?」叶秋犹自随便找了一个观众席坐下,喟然放松的点起烟。

对于对方这种一开口就像找荏的说话方式韩文清已经很熟悉了,于是只哼了声回道:「那次你不是一个人。」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啊。」叶秋说:「现在也不是。」

这句话来得毫无防备,又是那么自然而然,彷佛一下子能跟过去的什么都连接起来。

韩文清倏然想起报章杂志经常传颂的、叶秋的名言,“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一向在队伍里担任开冲先锋的他有时会对这句话特别有感触。叶秋显然从来不曾遗忘并谨守着这点,不论先前和他所向披靡的搭档一起的时候;或现在身处嘉世,当所有掌声和关注都只往他一个人身上倾倒的时候。

刹那间他就明白了叶秋要他带路来这个地方的缘由,不管是出于有心或无心,为了警惕他自己或对敌手的暗示。刹那间韩文清彷佛看到了很多很多以后,他们两个,在未来的许多年,也会这样各自率领一众人马,继续在这荣耀的舞台上相遇。

网游里的初次见面、最初的一对一单挑,他们代表的只是他们自己,两个独立的个体,并自此结为宿敌;但延伸到现实中,要在这庞大的荣耀竞赛里继续生存、对抗下去,他们身后将各自牵扯出更多的人,比如叶秋不能没有那位总被外界忽视的帮手的配合,韩文清也势必将更努力融合到队伍里,并试图进一步寻出适合自己的搭档。


韩文清毫不怀疑叶秋知道该如何去做,也晓得对方无须点破自己该改进的方向,对于这样一个对手,他们能够告诉彼此的其实非常少,但就个人来说,早已建立起牢固的信任。

「下一赛季,场上见。」这就是他们对彼此最好的问候语,他们关系最精练的总结,于是韩文清也确实这么说。

不过叶秋看起来不太同意:

「对,对。不过老韩,赶我回去之前你还欠我一顿饭。」叶秋站起身,踱步朝他靠近:「称职的地陪要当到底,是吧?走走走!」

「……」


于是韩文清真的陪他去吃了一顿饭。令他不解的是,叶秋居然有备而来,一开口就报上了当地人才知道的某面馆,指定要吃那家。

韩文清疑惑,叶秋便答道,以前和朋友来过的。

「……你还真有胃口。」

见叶秋一口气点了一大碗北方著名的打卤面,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人能吃完的份量,韩文清也是傻了,就抱着手臂坐在叶秋对面看他狼吞虎咽。

「一定要的。」叶秋稀哩呼噜吸着面,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不吃啊?来来来,真没办法,这些分给你。」

说着唤人拿来一个空碗,把几乎是一半的份量拨到了碗里。韩文清皱眉表示他没那么饿,但叶秋当晚颇为坚持,不管韩文清说什么就要分他那么多。


韩文清吃下那一半的面。

初见面时一叶之秋那一身和他不相上下、同样兑换自积分奖励的装备,及横亘视野挥舞而至的长矛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但也仅仅是那一瞬。

两个相遇于网游,并决定在现实的舞台里、在更复杂庞大的荣耀系统中继续一较高下的少年,必将各自拉上一群队友,完成这才刚刚揭开序幕的征战;形式也许有所改变,但那份执着和热爱始终不变。

他们也未曾遗忘这份热爱从何而起。


雨势愈下愈大了。有新的雨滴降临,便有旧的雨水被吸收。那年夏天魏琛宣布退役后再不知去向,秋天来临,第三赛季开始,来自微草的新人以前所未见变幻莫测的打法让各大战队束手无策头破血流,那时还没有所谓「新人墙」这类词汇,实在是第四赛季之后出现的新人和王杰希相比,那种甫出道便一人当关强势风光了一整个赛季的突出表现,除他之外很长时间内都不曾再出现了。

然而,扛着微草,势如破竹如王杰希也没能在出道当年问鼎冠军杯。双花组合的打法经过磨合,同时在这一个赛季达到巅峰,在来自新秀、各传统强队的包夹中仍杀出一条血路,抢进决赛。

「就说荣耀毕竟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

这是来自最终依旧顺利卫冕冠军的嘉世队队长、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叶秋对这位强势新人私底下的评语。


接下来这个赛季,可以说是正式开启荣耀联盟繁华昌荣、百家争鸣盛况的一季,这一匹新人绝大多数都在初登场便在队中占据了主力位置,并在多年之后依旧活跃于联盟,史册留名。

这可能也是队内选手组成汰旧换新最明显的一季:第三赛季结束后,吴雪峰,叶秋夺得三连冠的最默默无名却也是最强的帮手;以及初生代和叶秋、韩文清齐名「三神」的老选手郭明宇,皆在此刻宣告退役。前者再没联络,后者还欠了一笔债便人间蒸发。

叶秋多年后讲起这位欠钱不还的老熟人虽则强烈表示不齿,但终究是最为熟悉的开荒一代的伙伴,一下子便这样杳无音讯的消失了,最多的还是感慨和怀念。自己过去倚老卖老现在也可算是真正的老将了,叶秋看着联盟内这些瞬息万变,偶尔也会数数留下来的初代选手们自己还认识几个?

但是,没有叹息,没有如果。走了许多人,也同样来了许多人,改变,不一定是坏事,重要的是能否有效凝聚出崭新的气息、铸成更加强韧的力量。

当初在网游中被魏琛相中、收入麾下的黄少天和搭档喻文州正式跃上舞台,立刻为蓝雨注入一股充满活力和希望的清流,黄少天本人那也是职业选手圈里生生不息的热量来源,他的话唠、精神抖擞、战斗欲高昂等特点都未曾因年岁增长而消退半分,甚至是随着愈发得心应手的出战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叶秋!」这会他又在选手群里闹上了:「别装了我知道你在!要怪就怪苏沐橙没替你保守好组织机密!PKPKPKPKPK,给我竞技场走起!」

一次两次叶秋都能干脆不理他,第三次受不了了动用了管理员权限把人踢了出去,个人私窗那是早就封锁对方了,听苏沐橙回报黄少天这又是跑回去黄金一代的群跟她吵,叶秋便登了小号随便开了几个房,叫苏沐橙转告黄少天,让他一间一间猜房间名称猜密码去了。

有晚熟者,便有早熟者,日后和叶秋齐名四大战术大师的选手们碰巧都出自这一代,个个性情冷静、心思缜密,喻文州和肖时钦更是为人随和,叶秋看看那边过度亢奋的黄少天,再看看这边懂得克制且头脑明晰的他们,对这群新秀的兼容并蓄性也是颇感欣慰的。

几个善于策略谋划的新人中,他最先留意到的,却是张新杰。这并非由于场上对方那严谨得有些过分的应对态度,也并非有关这人既规律以致苛刻古板的生活作息的听闻,而是张新杰初次作为霸图正选登场的那场比赛,他立刻察觉到韩文清,或者说整个霸图,作战风格上发生的细微改变。

那几乎可说是微乎其微的改变,但就是最细微的部分他也能感觉到这位老对手有什么不一样。他太了解韩文清,于是很快他又发现──其实韩文清并不是真的改变了风格,他还是一样迅猛、总选择硬碰硬的强攻、不屑于周旋和退让,但霸图因为这名新人的加入,已不再像过去那样,完全靠己方的牺牲换血也想不顾一切燃尽对方那般、透着命悬一线的危险气息,多了点稳妥,多了一道坚实的后盾,张新杰以新人之姿站在战场上,竟是如此冷静而滴水不漏的顾全了所有队员的治疗,使霸图最后竟打出了一场隐约具有透彻大局观的战役来。

叶秋当时就能预见,这个张新杰,在未来必定能成为仅次于韩文清、霸图最不可动摇的基石的存在。

于是,看着联盟初代以来的老对手在一群才华洋溢的新秀中突破重围,再度杀入决赛,叶秋内心不可谓不安慰:

「老韩,有个好帮手真的是差距颇多啊?」

「少废话了。」


的确是无须废话。虽则失去了吴雪峰,且嘉世内部开始出现不可忽视的隐忧,但叶秋身边同样出现了最为默契的搭档苏沐橙;虽然韩文清终未改变其顽固强硬的作风,但可靠且心绪缜密的新人治疗仍很大程度补足了霸图长久以来的缺失。

他们都还未呈现跟队伍最完美融合的样子,至少还不是能将一个团队力量的最大值完整呈现的样子,属于年少的意气风发、固执、坚守的某些不肯妥协的意念,都还张扬明显的萦绕他俩身上不肯散去,那却也是永远凝结于时光的风景中,他俩皆处于年少最极致巅峰的样子;他们相识以来最风华正盛、痛快淋漓的一次交手。

相遇,交锋,眼前的一切就像最初相逢时那样,但他们四年多来始终密切注视着彼此,早就知道对方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这变化多得令人难以想像,但每一次对战出招,举手投足之间,他们又是那么容易、迅速而熟稔地捕捉到对方打自初相见起始终没有改变且不太可能再有改变的影子。


可惜,再酣畅淋漓势均力敌的战斗,最终能胜出的只有一方。

天外飞仙似的一笔来自刺客的舍命一击,凌厉而准确的刺中一叶之秋的胸膛。


韩文清内心深知这场胜利的有惊无险。然而当下,结果就是一切,结果的背后,仍旧能说明很多很多东西,分出胜负虽在顷刻之间,但所有的胜败谁都不能断言并非其来有自。

他和叶秋,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四年来的对决,曾经在决赛被抢走冠军的那一方,终于在这一刻,扳回一城夺了回来。

嘉世的不败传奇就此画上休止符。

看似不够完美的结果,然若回头检视两人缠斗多年,作为流逝岁月的见证,作为一次暂时的总结,却也似乎已足够精采而完美。


从此韩文清之于叶秋的宿敌地位受到普遍承认。

然而众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两支代表队伍竟在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曾再闯入过决赛,经典对决并从此成为绝响。甚而到了第八赛季中半,曾经高高立于联盟顶点、成为许多人坚定信仰的叶秋大神,竟于嘉世衰落颓靡之际,宣告放弃似的,毫无预警的退出了荣耀之坛。


- 一 暴雨清晨 完 -


-TBC-

下一章就直接四年后啦!(被团揍


※下章连接:(3)

 
评论(9)
热度(54)
© 逆流想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