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栩/阿木习习
呷飯皇帝大

【韩叶】如一日 (1)

争取日更,大约一周更完。

本打算很久很久以后再来尝试的架构,提前写了出来,好紧张啊……

※大标题取作《如一日》,但比较有对应剧情作用的是各章副标,分成一至四章(代表不同时期),每章预计两篇结束,共8篇完结。


————————————————————


一 暴雨清晨


他们相识于冬天。

不……或者说,那一年冬天,初相识的并不只有他们,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人,操纵着各自的角色,在荣耀这款新开设并在短暂时间内风靡全国的网游里摩肩擦踵。

高手们;有潜力成为高手的人们;和因缘分而聚集到这些家伙身旁的人们。

然而当一叶之秋碰上了大漠孤烟,相信围观过当下情景的所有人都同意,那是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对决;对这两人而言,也代表了彼此相识的开端。

那场一对一、真正势均力敌、互不相让的PK,只属于他们两个。

在同期也与许许多多人的相遇和对决之中,那一场胜负确实和其他人毫无干系,是所有人都沦为惊叹不已的旁观者而完全没有插足之地的,只属于这两个人的胜负。


那一场众人期待的胜负之后,叶秋但凡遇上公会里较有互动的玩家,必会被问上这么一句:「大漠孤烟怎样?」

「还不错,果然是高手。」

熟一点的叶秋会笑吟吟道:「是高手,但还差我一点。」

苏沐秋每次在旁听都冷哼:「第一次就输给你的谁不是被这么说?」

「事实呢。不服气就再来一战?」

「你等着!」

苏沐秋嘴上这么说,却是先处理他对装备编辑器的新发现去了。他跟叶秋相识相交已久,早就对对方的游戏实力知根知底,眼下最渴切的已经不是和对方一决胜负,而是在荣耀设定里他认定大有可为之处的自制武器。

叶秋也知道他,耸耸肩就操作角色准备回竞技场去,苏沐秋突然想起大漠孤烟爆出来的那件熔岩怒火,那件确实激发了他一些灵感的橙武,冷不丁对叶秋说:「你让他缴了那么高昂的学费,他肯定从此对你执着上了。」

叶秋不小心让角色一个趔趄,干笑着转过头来:「没那么小家子气吧……」

苏沐秋脸上的笑容真让他毛骨悚然:「难说喔?你也知道那家伙特别难缠!」


其实苏沐秋当时也就是难得感觉到好友对于对手的棘手,单论对战实力绝不足以令叶秋忌惮大漠孤烟,而是大漠孤烟的打法某种程度上正是和叶秋相克的:叶秋变换莫测借招使招,大漠孤烟简单粗暴见招拆招,整个过程叶秋从来无处闪躲,对方的顽强和直到最后一秒也未曾松懈的固执令他这旁观者都为之诧异,更何况是亲临其中的叶修?

即便第一次赢了,再一次碰上,这也绝对是个不到最后一刻都让人不得不严正以待的对手,苏沐秋瞧出叶秋在这场胜负背后的不从容,说这话完全是出于打击平日仗着胜率高态度嚣张过甚的叶秋的心理。


除了初交手的那次,事后大漠孤烟果真没再对一叶之秋发起野外邀战,人倒多数时间都仍在竞技场里窝着,就是系统没再随机把两人分配到一起。知悉此事的苏沐秋随口评道:还真如你所说,是个特风度又沉得住气的高手啊?

「谁知道呢,可能又在努力累积积分兑换橙武,下一次爆出来的东西不能比第一次逊色是不?」

「靠,你能不能再更自信爆棚一点……」

「反正他的装备我也不要,给你研究也没损失吧?」

叶秋百无聊赖,又花了个四十秒解决了新分配进来的对手。不消几天,他实在是有点怀念起大漠孤烟了,都说棋逢敌手,团战和组队打副本等等必须有效利用人力资源的活是一回事,最原始简单的一对一单挑,那还是跟自己打起来不相上下的人比较有意思。

进来荣耀后苏沐秋已经一门心思都扑在装备上了,而对好友的实力他本就相熟,于是在竞技对抗方面,让叶秋第一个产生了兴奋和征服欲望的,就是大漠孤烟这个玩家。

苏沐秋见他这样,不由得觉得这人真是口是心非极了,除了跟自己初见面时,印象中叶秋极少主动向人邀战,或许是结识了自己这样天天都能和他磨练、商讨技艺的搭档,又或许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纵然一天天期待着系统能分配给他更强劲的对手,却愣是没有主动找上人家的意思。

不过,来日方长。

那一战不过是个开头,这两人之间的胜负恐怕不是几场对抗就能简单了结的。

苏沐秋对自己的预感莫名十分有信心。


「靠!」

旁边传来轻声的惊呼,说曹操曹操到,两人议论对方的期间,大漠孤烟正好被系统分配到了场中,平时这两人早就吸引了无数人追踪,很多人都暗自期盼他们再对上一场,观战台上这下立即迅速爆满了玩家。

两人却是跟第一次一样,相遇,开打,毫无废话。

第二回交手,依然是叶秋胜。

叶秋为此特别点燃一根菸,对绕到他身后观战的苏沐秋表示:「就说他还是逊我一筹。」话可说得特别有底气了。

苏沐秋不置可否,依然用哼声表示立场,高深莫测。

这回交手还过不到一天,分配机制居然又把他俩摆在一起了。

「我去,这系统怎么搞的?」

「我看这才是正常运作呗。」苏沐秋缓缓悠悠:「你怕了?」

「怎么可能,」叶秋气定神闲:「来几次都一样。」


这一回,叶秋败。100%胜率的金身终于被破,那时正好接近新年,苏沐秋直嚷嚷值得庆祝,跑去找陶轩给大家叫外卖,吃团圆饭,庆祝坐镇嘉世网吧的第一高手终于也亲民起来。

平常苏沐秋脸皮是很薄的,可不会主动求人请吃饭,因而经他这么一说整间网吧都沸腾起来,这里的常客跟他俩也都是认识相熟的,刚刚叶秋输掉后一时还有些尴尬的气氛都随着他这一嚷烟消雾散。实际上叶秋看起来也不怎么在意,听苏沐秋这么一喊,也顺理成章地跟着凑过去点起菜来了。

陶轩自然也知道方才那场胜负,他对这两位替他陆续招来无数生意的小客人当然没有不顺应这一顿饭的道理,但他当下心里想的更多却是:这大漠孤烟到底何方神圣?哪里人?跟眼前这两位相比年纪又多大?

当晚叶秋和苏沐秋私底下讨论的却是别的事情:

「你跟他说到话没有?」苏沐秋说。

「哪有时间啊!」叶秋。

「送好友邀请了吗?」

「……」叶秋无语:「送了。」

「那好那好,优秀人才啊,也是有缘,以后看有没机会邀他帮忙下副本……」

「跟那家伙打交道大概不容易的。」叶秋说。

「哦?这是终于肯承认他难缠的意思了?」

「没小看过。」叶秋低头扒了一口饭:「但目前我场数还是领先,就跟你一样。」

「去你的!」


那时苏沐秋依照对好友的了解看出很多事情,比如叶秋其实对单单一场胜败本身并没看那么重;但对大漠孤烟这人却是不可避免地更加在意了,不时便会回放视频自个儿分析起对方的作战方式。

但有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却是后知后觉:比如叶秋和大漠孤烟在那几场交手中并不是真的没说上话,据叶秋事后回忆他基于“不吝夸赞对手”的态度对对方说过「打得不错」,但透过区频文字约莫无法有效表达他的真心实意,被大漠孤烟干脆的无视了。

「……那是你赢了还是输给人家之后的事?」苏沐秋。

「那还用说。这话由输的那方来说不会太滑稽点吗?」

又比如,虽然言语交流实际上如此稀少,但随着碰头次数变多,叶秋对对方居然愈来愈没有陌生人的矜持了,赶路时偶尔碰到还要凑过去打个招呼,而大漠孤烟的反应倒是从头到尾都跟一开始给人的印象一样:寡言少语,不好与人装熟亲近。


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倒是颠覆了苏沐秋对这人的评价。

忘记那是第几次这两人交手了,总之并不是太正式,起因也忘记了,野外、场面混乱、双方都不是满血状态,一叶之秋的血又恰巧更低些,于是不算太意外的,最后被大漠孤烟魂送归西。

然而在倒下前,叶秋也以最后一击削足了对方的血,堪称精彩。发现大漠孤烟缓缓靠近一叶之秋的尸体,正要提高警觉端起双枪的苏沐秋却突听得对方说了一句:

「打得不错。」

荣耀没有视讯功能,否则他还真想把座位旁一脸史无前例的吃瘪表情的叶秋投影给对方欣赏。


雨点一般密集的人口降临在荣耀这片土地上,愈来愈多,愈来愈昌荣繁盛且循序正轨,各家公会同时扩展得愈发庞大,逐渐有了几大公会互相角力的趋势。

大漠孤烟在霸气雄图,终究没和他们玩到一起;而除了本就互动较多、也同样在嘉世公会的气冲云水,争抢副本纪录和野图BOSS的过程中他们还因而认识了皇风的扫地焚香、蓝溪阁的索克萨尔等等;荣耀第二区开服之后,则又多了更多人,其中包括满世界捣乱、抢走各大公会给予BOSS最后一击机会的某名剑客。

那时所有人,所有的萍水相逢,都无法预测彼此能够相识多久,网游里一切争抢对抗恩怨情仇直到一系列的比赛开始盛行、荣耀游戏方正式宣布职业联盟成立,才与现实有了明确的连结,有了真实的形体,有了更加清晰的目标。


只是终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这渊源甚早的缘分延续到最后。

在无数猛力敲打地面,却率先被土壤吸收、从此杳无声迹的雨点之中,苏沐秋恐怕是最令人无限惋惜的一位。

然而时间并没有为这些人停滞,历史的洪流势不可挡的冲刷出崭新的一页,各大战队争相成立,联赛如火如荼的开展。


第一赛季,嘉世对蓝雨。

魏琛和叶秋不只网游里认识,在职业联赛之前举行过的一系列比赛场上就碰过面,自然也是见过苏沐秋的。不过比起本人,那名少年还是以帐号名秋木苏在魏琛心中留下的印象更多,毕竟网游里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双人搭档一直是他蓝溪阁公会的最大梦魇。

当初他见着叶秋和苏沐秋本人,最多的还是感叹他们的年轻;入了联盟后,跟叶秋的接触又更多了,对他的印象也从「讲话欠扁的小子」变成「依旧欠扁但还算个烟友的小子」,两人每当战队碰上,不论输赢,赛后都一起站在选手通道入口抽菸。每回碰上蓝雨,有盟友加持,叶秋也不讲究抽菸地点了,「去去去,这边还有谁要说话?我可是队长!」两方队长不论行径和口径都如此一致,自家成员皆已无力纠正。

「那个什么烦的小鬼,被你成功招纳到蓝雨了没有?」

「你好意思说人小,你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小鬼。」

「别嫉妒了老魏,辉煌的未来总是由年轻人开创的。」

「我就不懂,什么『三神』,哪个没眼力的人取的!」魏琛嚷嚷,「郭明宇那老家伙也可以被冠神,我哪里差他了?」

叶秋笑,跟魏琛面对面从来不需要正经,他们很少会分享伤感的情绪,正因如此他们赛后才可以这样闲聊:「你跟他到底谁年纪更大?」

「谁知道,自己扣留他身分证看去吧!」

「我要他的身分证干什么,我年纪最小。」

「大漠孤……韩文清也很小。」魏琛说到一半改口,很多现实中接触还不够频繁的人他一下子都改不过来称呼帐号名的习惯:「你见过他了没有?那个气势!朝我走来时还以为哪个道上兄弟回来找上我了!」

「见过,」叶秋深深吸一口,他的菸快燃完了:「之前有线下赛,记得吗?」

「哈,他打了你没有?」魏琛知道这两人在网游里那不打不相识的梁子,也知道尽管战况每次都如火如荼,韩文清却终究败多胜少的结果。

「你怎么能提倡暴力。」叶秋一脸严肃的谴责他:「老韩如果知道你以貌取人,会难过的。」

「哟,连『老韩』都叫上了?」魏琛笑得特别八卦和猥琐,「看不出来你俩感情这么亲密啊?韩文清那小子平常不爱在群里冒泡,暗地里倒是动作很多啊?」

「这不,」两人站位颇近,叶秋转头就将呼出的烟喷了对方一脸:「我跟你感情也不差啊老魏?」

「咳咳咳咳!我操,去去去,不需要,你滚远点儿!」



-TBC-


※下章连接:(2)


 
评论(11)
热度(90)
© 逆流想像 | Powered by LOFTER